(周黄)十九岁.上

十九岁.上


黄少天是在十九岁那年认识周泽楷的。

 

黄少天在大学念的是建筑,虽然比起其他理工科听上去要高级点,但实际上也只是个听上去高级点的和尚庙。

他刚入学的时候,负责带他和喻文州去寝室的学长表情神采飞扬说话语气激动,引得向来性格大大咧咧的黄少天主动问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开心。当时帮他俩拿着沉得人手酸的行李的学长两眼发光,“今年建筑学院新生有十个女生!!!!!!!比去年多了一个!!!!!!!”

每届有三个班,也就是平均每个班有3.333333333333……个女生。

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颜控,黄少天在被感叹号攻击后迅速脑内,然后为自己的大学生涯极大可能和好看妹子零接触这件事感到悲伤。

他简直想不说话个三天三夜。

 

 

大二开学前他就拉着喻文州一起回到学校,和同寝室的郑轩去帮忙迎新。黄少天自问对同是男人的学弟没多大热情,少有的学妹估计会被同届的女生捉去教育“大学要防火防盗防学长”。

他来迎新是因为今年建筑学院的迎新位置旁边是外国语学院。外国语学院,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几乎九成都是妹子,通常基数大的地方遇到好看妹子的可能性就高。

 

只是,那天他见过最好看的外院新生是个学弟。

 

 

对于刚入学的新生来说,最期待的莫过于迎新晚会。

提早到了的黄少天正趴在二楼院办会议室外的栏杆上跟喻文州说着话,他们也有份来参加会议。

今年我们院可长面子了居然能跟外院联办迎新晚会真不知道院学生会那边动用了多大的人脉你看看楼下那群如狼似虎的男人这是不是可以用久旱逢甘霖来形容啊文州。

他几乎半个身子挂在栏杆上,随口附和着的喻文州伸手把他拉回来一点。

然后他就看到了最好看的学弟走进他们的建筑楼。

 

 

黄少天知道学弟叫周泽楷。

说来也巧。他高中时期有个很要好的学弟叫方锐。虽然方锐后来转学了,两人也还有联系,所以他一早就知道方锐今年考入了他们学校的医学系。作为学长,他去了方锐寝室打算带他去饭堂搓一顿的时候,发现最好看的学弟也住那里。即使明知学校寝室都是随意分配,不论学年专业,只要同性都有可能同寝室,也没想到这么巧。

顺理成章,黄少天和周泽楷正式认识了。

 

此时被好几个外院女生簇拥着的最好看的周泽楷抬头看到了站在二楼的黄少天,带着微笑点了点头示意。

 

外院只来了一个男的,就是周泽楷。

黄少天正式认识他后知道这家伙不爱说话,非到必要时都不吭一声,简直跟个哑巴似的,不对,是跟个好看的哑巴似的。

现在他托着下巴直勾勾地盯着正好坐在他对面的周泽楷,眼睛都不带眨一眨的。周泽楷真的长得好好看,剑眉星目的。他没想过有一天他的颜控会发展到连男性都觉得好看,周泽楷这程度大概只有本期学校女神榜榜首苏沐橙女扮男装能一比,尽管他也没见过苏沐橙女扮男装。

被盯着的人偶尔低头在记事本上写写东西,也不知道有没有感受到来自黄少天的BEAM射线。

周泽楷被外院妹子们推举成了迎新晚会的外院代表主持人。正想着这家伙难不成是从小到大被盯习惯了所以毫无反应的黄少天听到后忍不住扑哧笑了出声,全场的目光顿时聚集在他身上。全场,包括周泽楷。

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说:“呃,我是想说外院还是出个女孩子吧,我们院也只能出男人。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况且让周泽楷做主持说那么多话他可能会在台上哭出来吧,他心里补充了一句。

原本听到外院出男主持的时候建筑一群大男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现在听到黄少天这么说,他们都纷纷表示赞同,妹子们也就不好拒绝,最后还是找了个长相挺可爱的大一学妹。还好差点当上外院首位迎新男主持的周泽楷只是笑了笑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既然女主持决定了,建筑也该把男主持交出来。其实建筑早就决定了让喻文州上。喻文州可是传说中活生生的“温柔总裁再爱我一遍”的三次元模板,虽然不是新生但这可是他们最能拿出手的男人!

正当建筑学生会会长准备开口,那个被敲定当主持的学妹抢先了一步:“不如学长你来吧。”

又一次,全场的目光聚集在黄少天身上。

 

 

最后是黄少天代表建筑当了主持。

晚会举办得很成功,上台的表演节目都很精彩,连其他院的人都跑过来凑了一番热闹,整个场面差点就hold不住。终于等到散场,活跃了整晚的黄少天精神异常亢奋,语速比平时的还要快上一倍。主动提出要跟黄少天搭档的妹子再也接受不了这么多文字泡,来看妹子的郑轩表示压力山大啊完全跟不上他脑回路,喻文州临时被学生会召唤走了,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让黄少天冷静下来。

黄少天边二倍速说着话边眼神在全场转啊转,发现目标后立刻小跑过去。

“喂周泽楷!”他热情地搭上对方的肩,“我今晚主持得怎么样啊?”

周泽楷明显被吓了一跳。两人虽说是认识,但根本没到可以勾肩搭背的程度,“很好啊。”

黄少天闻言笑得更欢,眼睛都弯了,“嘿嘿是吧~话说下次有机会我们一起搭档啊哈哈哈哈不过我想到时我说得肯定要比今晚还多,你都不说话!”说完拍拍周泽楷的肩,意外的结实。

“我说话的。”周泽楷皱着眉给自己辩护。

“哈哈哈好咯你说话!你最爱说话!”黄少天又拍了拍周泽楷。

周泽楷这回没出声,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学长怎么跟喝醉酒了一样。

 

这个时候喻文州回来了,他走到依然搭着肩的两人面前,“少天,叶哥他们来了。”

黄少天往他身后一看,果然看到了叶修和张佳乐。

 “老叶,乐乐,你们现在才来都错过小爷我在台上的英姿了好吗差评差评!”黄少天不像喻文州,称呼随随便便能指明人就算了。

“少天你不就在台上说说话嘛,我们看你说话还不够多啊。”右手夹着烟的叶修说。

“就是,你看看你每次话说多了就跟喝醉酒了一样还行不行。”张佳乐走上前拍了黄少天的后脑勺一下,“都说了在外面不许叫我乐乐!而且在学校要叫我张老师!来跟我念一遍,张老师——”

“啊切,能受得起我叫一声老师的只有德艺双馨苍老师!乐乐你省省吧!”黄少天抽回搭着周泽楷肩膀的手跟张佳乐扭成一团。

喻文州和叶修早就习惯了这个场面,若无其事地把话题转移到周泽楷身上。

“这个一看脸就知道多桃花的小哥是谁啊?”叶修打量着周泽楷。

“外院的学弟,叫周泽楷。”喻文州回答,“小周,这是音乐学院的叶修老师,另外一位是艺设学院的张佳乐老师。我们四个认识好多年了。”期间无视掉黄少天和叶修的斗嘴,“老叶你装什么,还一看脸就知道,呸”“哥有个朋友精通这个就跟着学了两手,你别太羡慕啊”。

对喻文州最后一句话抱有疑问的周泽楷最终还是没开口问。他朝叶修和还在跟黄少天闹的张佳乐笑了笑,“老师好。”

张佳乐听到这三个字就倏然停手,上前握住周泽楷的手,“小周你真是个好孩子!你别跟少天玩太多,会学坏!”

然后又跟黄少天扭成一团了。

 

 

过了迎新晚会后,黄少天一直都没再见过周泽楷。直到有一晚他在寝室猜拳猜输了被耀武扬威的大爷们指使出来买宵夜。他边念叨着要是张佳乐在他肯定不会输边提着两三袋吃的走在学校最有名的堕落一条街——两旁全是吃吃喝喝的大排档。

他突然听见有人叫了声黄少,回头一看,原来是方锐。方锐见黄少天停下脚步便上去把他拉到餐桌前。

啊,周泽楷也在。

 

过去了才知道原来在给方锐和周泽楷过生日。两人生日靠得近,他们寝室就决定全员出动来打火锅一次搞定俩。他们寝室全都是大一的,另外两个人黄少天都认识,一个叫吴羽策,一个叫李迅。他们问黄少天要不要一起。

黄少天想了想,把手里提着的食物举起来,“好啊,这里有加菜!”

五个大男生在深秋里吃火锅吃得不亦乐乎,谈话内容由最近很红的网游说到每月刷新一次的学院女神男神榜,虽然登上了男神榜前五的寿星之一几乎全程保持微笑静音模式。

 

后来黄少天发现其实周泽楷经常露出微笑,他想周泽楷应该是觉得不说话还不笑会给人很不礼貌的印象吧。

 

最后方锐说这不够过瘾,咱们来喝酒呗。

黄少天酒量一般,于是就趁机和吴羽策李迅联手给俩寿星劝起了酒。纸老虎方锐很快就倒了,先是唠唠叨叨老妈子上身居然抱着光头老板说了好久的话,连黄少天都想假装不认识他,后来直接趴在桌上装死。周泽楷也喝了不少,但他神色不变,跟没喝过似的。

当黄少天锲而不舍地给周泽楷杯子里倒酒的时候,他手机响了,是喻文州的电话。

“喂文州啊?怎么了?”再倒多一点点,“你听我说是这样的我迷路了找不到路回寝室然后碰上方锐小周他们打火锅就一起了呗!真的!我迷路了!相信我!”说完就挂了。

 

过了一会,黄少天他们寝室也找过来了。喻文州和郑轩都认识方锐和周泽楷,只是没想到李轩居然跟吴羽策和李迅同一学院也是认识的。

这个时候方锐已经清醒过来,他环顾四周后一脸严肃地对老板说,“再来一打!不,两打!”

 

一顿饭吃到大半夜,最后到底喝了多少没人记得,埋单的是最清醒的喻文州。在他掏出钱包说他请客的时候,其他人(除了周泽楷)都用“温柔总裁再爱我一遍”的脸看着他。

 

回去路上,周泽楷和黄少天走在一行人的最后,后者又把持不住地把眼神往前者的脸上瞟。

“学长。”周泽楷突然开口。

“啊?”根本没想到周泽楷居然会主动说话的黄少天眨眨眼。

“你看我,”停顿了一下,“经常。”

黄少天第二次在周泽楷面前扑哧笑出声,“被发现了啊?”他抬手捋了捋刘海,“你好看啊!我是颜控当然经常看你!知道苏沐橙吧?刚才提过的女神榜榜首,我好久之前认识她的,那个时候我也总是盯着她看,每次都看得被老叶揍,后来是直接被她本人揍!对老叶还能还手,对着她只能忍就少看了。话说你不会揍我吧?哈哈”

“不会。”周泽楷摇摇头,“好看都看?”要不是他尾音提高了都不知道这是问句。

“是啊,好看的都看!”黄少天用力点头,“不过目前你最好看!”

周泽楷没再回话。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来。毕竟是深秋了,加上他们在打火锅的时候都把外套脱下来拿在手里,现在被风偷袭了都冷得一震,黄少天更是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说“你过了生日现在几岁啊?”

“十九。”周泽楷回答。

“我也十九!”黄少天笑着用拇指指向自己,“我早了一年读书!现在我们年龄一样!”

 

经过这么一出,在同一栋楼的两个寝室迅速建立起坚固的友谊,时不时就凑一起打球吃宵夜玩网游看男孩子爱看的东西。不过毕竟年级专业都不一致,频率还是不算高。

 

黄少天和周泽楷的关系得到质的突破是因为张佳乐。

张佳乐负责指导的学生需要找一个身材样貌气质样样出众的男生来完成一份学院的衣服设计项目。学生是个女孩子,长头发齐刘海戴着黑框眼镜,看上去特文静。在她在大学里认识的少数男性里,最符合条件的就是她张老师。但是要张佳乐插手到学生的项目上实在说不过去,所以当女孩子实在走投无路只能邀请他的时候他选择了拒绝。只是看到女孩子真的很为难,一脸快哭的样子,他就心软了。

于是他打电话给黄少天,问他能不能帮忙拜托周泽楷。

 

黄少天打给周泽楷的时候对方正在和寝室的人组队打网游。等结束后,周泽楷才发现手机里有两个未接来电。

“有事?”周泽楷打回去。

“你刚干嘛去了?不过干嘛去了也没关系。你听我说,你还记得张佳乐吗?……就是这样啦你怎么看?”

时不时跑去找张佳乐扯嘴皮子的黄少天早见过那个女孩子。为数不多的对话里都不会打断他说话,虽说明知对方只是怕不好意思,他还是对对方印象不错。再加上他想周泽楷走T台一定比平时还要好看,所以在鼓吹周泽楷帮忙的时候尤其卖力。

听黄少天说完后,周泽楷想了一下,“恩。”

“诶?这是答应的意思?”黄少天在电话线的那头传过来听着有点沙。

“恩答应。”

 

 

果然,女孩子对这个模特非常满意,刚好她和周泽楷都是性格内向不爱说话的人,共处时不说话也不觉得别扭,项目进行得很顺利。周泽楷是几乎没课的白天时间都要去报到,而黄少天则是一有空就会买些慰问品过去看看,他不懂什么设计,但他审美很好,有时候也能给点小建议。要是被接纳了他会笑得特别开心,张佳乐就吐槽他嘴巴都快咧到耳边了。

这个衣服设计项目属于学业范围,最后发表会是在期末考试期间进行。而周泽楷学习任务很重,期末备考要背下来的英文资料跟黄少天整个学期画下来的图纸差不多厚。就算他学习能力很强成绩很好,帮这个忙也还是影响了他的复习。

黄少天是直接拉他来帮忙的人,他觉得自己应该对这个情况负大半的责任。于是他提出每晚都和周泽楷去图书馆,要是时间不够用,还可以去寝室楼下的通宵自习室。

周泽楷最初说不用麻烦,但黄少天很坚持,最后拗不过他,两人就开始每晚都一起去图书馆。

 

周泽楷真的很受欢迎,这点跟他的脸真的很好看一样,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黄少天在笔记本上画了一笔,已经是第三个正字了。这是他们刚来图书馆的第二晚,周泽楷已经收到了十五张女生递过来的纸条。纸条内容很重复,无非是名字和电话号码,有些还写了“我喜欢你(的脸)”类似的内容,括号里的内容是黄少天自己脑补的。

他看着周泽楷第十五次随便翻开那本厚厚的词典的某一页,把刚收到的那张夹进去。

 

他们把所有书本资料放在储存柜后一起回寝室。在路上黄少天问那些纸条最后都怎么处理。

“放着。”周泽楷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问这个。

“就放在词典里?”

“恩。”

“要用的时候不会掉出来啊?”

他就知道周泽楷不是会随便扔掉的人,虽然他会随便夹在词典里。

“放好。”

“?”周泽楷看到黄少天头上顶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整理好,放好。”

“哦—我懂了你是说会把全部拿出来整理好再放在一个地方是这个意思吧!”这回周泽楷看到了一个发光的感叹号。

 

那天晚上郑轩在刷牙的时候听到在旁边按下洗衣机启动的黄少天在自言自语,“要不是清楚你为人还以为你要存着等空虚寂寞了就随便抽一张出来打电话过去”。

 

除了一起去图书馆,他俩还会一起去吃宵夜。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就是用脑过度容易肚子饿必须补充一下能量,反正周泽楷怎么吃都不胖,也不怕走T台穿的衣服要改尺寸。

今晚他俩到了之前两个寝室第一次打火锅的地方。因为上次方锐太丢脸了,搞得他们一群人都没好意思再来。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好些日子应该很安全了,所以当周泽楷经过这里的时候停下来,黄少天也没有异议。

“哎,小伙子你们来啦?好久不见!”老板热情地拿着菜单过来。

“卧槽居然还记得!”黄少天心想下次找方锐去网游pk看他不把那家伙砍成十八块。坐在旁边的周泽楷也一脸不自在。

“怎么会不记得啊,”这个季节顶着大光头也不怕冷的老板看着周泽楷,“上次你来过之后,我女儿就念着你,老在问怎么你都不再来了,小伙子有前途啊!”

黄少天顿时觉得方锐应该砍周泽楷,他那晚玩那么大都不够一个不说话的周泽楷给人留下的印象深。不过他看着周泽楷的脸又想到,这么一张脸很难让人忘记也没错啦。

“嘿嘿老板你女儿今天在哪呢?我们大帅哥来了,你快叫她出来啊!”黄少天拍拍周泽楷的肩膀。

“这不就来了?”他们随着老板的视线看过去,有一个看上去最多三岁的可爱小姑娘踉踉跄跄地走过来。

“卧槽周泽楷你厉害啊!”

周泽楷露出了苦笑。

 

那天晚上郑轩在刷牙的时候又听到在旁边按下洗衣机启动的黄少天在自言自语,“尼玛这么受欢迎以后防情敌不就要从三岁的防到八十岁的吗心好累啊还能不能爱啊”。

 

 

 

作品发表的那天上午黄少天要考试。当他考完试连午饭都没吃上就跑到艺设办公楼的时候,他看到已经穿上最终成品的周泽楷。

头发做了造型,里面穿着的淡粉色POLO衫衣领扣子没扣全,再套了一件浅灰色的V领毛衣,下身是修身黑色紧身长裤,外面再披了一件深灰色毛呢大衣,整个装扮让周泽楷原本就长的腿显得更长。配上他现在化了妆后略显冷峻的脸,就像是欧美大片里随时从大衣里掏出手枪砰砰开两枪的冷血杀手一样。

资深颜控黄少天一时看呆了。周泽楷只好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周泽楷你认真听我说,”黄少天咽了口口水,“你特么的太好看了!”

一直在场的张佳乐翻了个白眼。

 

周泽楷的出场是发表会上最大的高潮,女孩子们高昂的尖叫声差点掀翻了会场,还差点让黄少天听不见来看热闹的叶修说的话。

“我压一顿饭赌下个月和下下个月的男神榜榜首都是小周。”

 

下个月和下下个月男神榜蝉联榜首不负众望地在这里也拿到了第一名,负责设计的女孩子和他一起上台领奖。周泽楷此时一改走秀时的酷炫狂霸拽表情,扬起了他最擅长的微笑。

 

台下的黄少天低下头捂住眼睛。



tbc.


----------------------

突然开的脑洞,很多语法错误或者手癌发作也不一定,要是有错别字或者语句不通,麻烦跟我说一声,谢谢。

评论(19)
热度(183)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