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黄)十九岁.中

十九岁.中



周泽楷家不在本市,甚至不在本省。寒假正式开始后的第一天他就拉着行李箱离开学校去机场坐飞机回家。坐在候机室的时候,他百无聊赖地刷开了微博。

有的人是网上网下两种人,但周泽楷不是。他平时不爱说话,在网络上也一样。他的微博开通以来只发了74条微博,三分之二是转发的,原创的平均每条不超过三个字,拉高平均数的也是分享图片四个字。尽管这样,他的粉丝是他关注数的好几倍,而且每条微博都有不少点赞。

他不爱发不代表他不看。

他现在看着一条方锐用五个[蜡烛]转发AT了黄少天的微博,原微博的文字:[蜡烛]我颜控的原因,两张小图看得出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说话,他点开了一看,

第一张:我从小就是个极度的颜控。

第二张:这应该是因为我对自己的长相心存自卑产生的反作用。

 

直到下了飞机,周泽楷还在想着这条微博。

黄少天的长相跟难看这两个字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不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长相,但黄少天长得很舒服,亲和力十足,尤其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特吸引人。讲真,要是黄少天长得难看,当初就不会有可爱的学妹提出要跟他一起搭档主持。

所以他的颜控绝对跟自卑没关系。

 

周泽楷吃过父母为他精心准备的晚饭后回到自己的房间。父母很清楚自家儿子不爱说话,所以尽管好几个月不见了也没强留他坐在客厅里听他们说话。

周泽楷用电脑登了微博,点进了黄少天的主页。

第一条就是转发方锐的,“猥琐方你给我滚滚滚滚滚!我这是拥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不懂就别乱AT人!这么有空刷微博敢不敢来网游和我pkpkpkpkpkpk!”

下面有条评论,是苏沐橙的[吐]。




 

周泽楷有见过苏沐橙。

男神女神榜常客的两人初次见面是在发表会当日。发表会结束时已经是将近傍晚,周泽楷去卸了妆换回自己的衣服,除了拉风的发型外,看上去跟平时无异。他一搞定就被黄少天拉着去了老地方吃饭庆功。负责设计的女孩子没出席,理由是不习惯和太多陌生男生共处,张佳乐表示理解就随她去了。原来,一起的除了张佳乐叶修,还有周泽楷寝室的其他人外加喻文州苏沐橙,他们都有去发表会看热闹。

苏沐橙是跟着叶修过来的。周泽楷有听黄少天提过,苏沐橙是他高中同学,而且出于诸多复杂原因,苏沐橙一直跟叶修生活在一起,跟他们那拨人认识了很久。苏沐橙的真人比学校论坛上流传的照片还要美,五官精致身材高挑气质出众。

怪不得黄少天老看她。

 

周泽楷看到眼前的苏沐橙用力地在黄少天的上臂捶了一拳,“还看我干嘛啊,有了小周还看不够啊!”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周泽楷便把视线聚焦在苏沐橙脸上,对方露出甜美笑容,“久仰大名啊周泽楷。”

 

那天晚上热闹得过分。

尤其是黄少天,他明明没喝多少酒,却是最兴奋的一个,绕着用两张桌子拼起来的餐桌走了一圈又一圈,鼓吹着大家多喝两杯。李轩前两天就考完最后一场回家了,黄少天打电话把一个人在寝室的郑轩也叫了出来。突然他朝郑轩招招手,小声说从没见过喻文州喝醉过的样子,不如……郑轩边说着亚历山大边慎重地点点头。

 

于是在他俩的倒戈相向和叶修的指导下,喻文州被集火得最厉害,黄少天总能把握好机会拿过他想移开的杯子倒满,最后他喝得脸都红了。其他人见他这难得一见的样子都纷纷掏出手机拍下来,说要发微博给大家看看眼神迷茫两颊发红的温柔总裁。

方锐这次没有喝很多也还是借了点酒意行凶。他伸手扯着周泽楷的脸说让我来撕了这张让无数男性同胞备受迫害的脸!只是没扯两下他就被黄少天一脚踹了椅子腿,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期间连周泽楷那个三岁的小粉丝也过来了,赖在他大腿上坐着不肯下来。吴羽策和苏沐橙拉过椅子坐在旁边逗她玩。直到老板娘说小孩子该睡了,她才扁着嘴巴跟他们说拜拜,还不忘搂住周泽楷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

李迅看到就跟老板笑说,看来这家店下一任老板姓周啊。老板觉得这话有趣,又看着小年轻们愿意陪自己女儿玩,就大手一挥再送他们这桌一打啤酒。一时间欢呼声充斥着整个店。

 

人称一杯倒的叶修咬着烟跟同样喝汽水的苏沐橙说,“这群家伙还记不记得现在还是考试周。”

 

 

大半夜才散的场。张佳乐一早就走了,说要提前走的时候被叶修和黄少天喷了满脸垃圾话,最后逼得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甩在桌上,“没密码,这顿算我的,行了吧!”才被放行。最后是叶修负责送苏沐橙回寝室,其他人东歪西倒地走回自己寝室。

周泽楷和黄少天又是走在一行人的最后。

“你今天在台上的时候真是帅得全场的人都合不拢腿啊!”黄少天的语气略带激动。

“谢谢。”周泽楷想黄少天是理科生,语文学不好很正常。

“光头老板人真好,居然送了一打啤酒!我们都是叨你的光啊未来周老板!”

“……”

“话说你怎么酒量这么好?脸一点都不红。”黄少天侧过头看着他,可能是酒精的因素,他的眼神特别的亮。

“一般。”

“切,你这叫一般的话,我们算什么啊,”黄少天说着仰起了头看着天空,“看来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啊!有了好天气,人的心情也会好!恩!不错!明天睡个自然醒!”

周泽楷跟着抬头,望见好几颗闪着光的星星觉得跟黄少天的眼神好像,“没考试?”

只见黄少天突然停下脚步一脸懊恼抓了抓头发,“有!最后一场!明天上午八点半!靠靠靠!今天太嗨都忘了这回事!和郑轩一起选的课,那家伙肯定也忘了!现在才回去都不知道能睡多久!如果起不来就死定了!啊不怕,我相信文州一定会叫醒我们的!”

“……难说。”周泽楷跟着停下来,看着在前面搭着郑轩肩膀才能勉强走路的喻文州,迟疑地开口。

“啊——!”黄少天顺着他视线看过去,显然刚才忘了自己和郑轩是灌喻文州灌得最起劲的,“糟糕!只靠闹钟我和郑轩九成九起不来!这难道是要挂的节奏?!”

“我叫你。”

“诶?你也有同一时间的考试?”

“明晚。”

“那不对啊!怎么能让你特地早起!你今天够累的了多睡一睡吧!刚好像听到苏妹子说她也是那个时间考试,让她多来几个夺命追魂call应该没……”黄少天边说边摸向外套口袋里的手机。

 “能。”他伸手按住黄少天还插在口袋里的手。

 

那是周泽楷第一次打断黄少天。

 




这天周泽楷折腾了一天,于是早早关了电脑,打算早点洗洗睡。这时放在床上的手机突然发出提示音。

他拿起来一看,是黄少天发过来的微信,问他现在在干吗飞机没误点吧……剩下的内容需要解锁才能看到。

周泽楷想第二天也没特别的事要做,晚点睡也没关系,便用拇指滑过屏幕。

 

直到凌晨两点多擦着头发走出浴室他才又想起,

黄少天的颜控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在周泽楷屈指可数的高中朋友里,至今还会主动跟周泽楷保持联系的只有一个,也是当年关系最铁的一个。今年他这个朋友打算过年前在花街摆摊,想拜托周泽楷过去帮忙。朋友很直白,说是觉得周泽楷能当个活招牌。虽然他比较偏向宅在家里,但对方毕竟是他在高中最好的朋友,他最终还是答应了。

周泽楷告诉黄少天说自己要去帮忙后,对方回了一段中心思想是指他又抛头露面出卖色相的话。

 

摊位是朋友和女朋友一起开的,卖的东西有常见的过年用品,还有很多五颜六色可爱精致的摆设和玩偶之类。周泽楷负责在下午和朋友一起守摊,等到了傍晚女孩子过来了他就能走。

下午刚过四点,他抱着个跟普通抱枕差不多大小的小黄人玩偶坐在摊位里头看朋友在数钱。黄少天的微信和微博头像都是这款小黄人,他第一天来摊位看到就觉得好亲切,每次过来都会抱着。朋友看他喜欢就说这个送他了。

“周泽楷你饿不饿啊?”朋友还在低头数着钱。

周泽楷摇摇头。

“我低着头看不到你在点头还是摇头。”认识多年的朋友很了解周泽楷。

“不饿。”

“还想着目前为止进账不错请你吃隔壁摊位的章鱼烧。”朋友回头看向周泽楷,“多亏了你才这么多女孩子过来,长得帅就是好!”

“不用。”周泽楷皱着眉捏了捏怀里的小黄人。

“皱什么眉呢,你不是老笑的吗,想改走抑郁王子路线啊?”朋友打趣地说。

“不好。”

“半年多不见你这家伙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到现在还是每次都不把话说全!”朋友拉过椅子坐在他旁边,“什么不好,怎么个不好,不好又怎样!”

“长得帅,分不清,还不行。”

朋友突然站了起来,连带椅子哐当一声翻了。周泽楷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觉得从两个字说到三个字就是进步啊!!!”朋友伸手抢走周泽楷怀里的小黄人,愤愤地看着他。

 

当天摊位提前就收了。朋友给女朋友打了个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回头再给她解释,就和周泽楷去了附近的一个公园。

朋友递给他一罐可乐,两人一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你在大学有喜欢的人了?”朋友知道对着周泽楷要尽量用回答是yes or no的问句,刚才是他太强求了。

点头。

“哦哦!已经确定关系了?”

摇头。

“美女?”

摇头。

“丑的啊?”

周泽楷睨了朋友一眼,“不丑。”

“哈哈哈哈你刚才的眼神,我开玩笑的啦,”朋友笑得拍大腿,“不准备表白吗?你的话应该没问题啊。难道人家已经名花有了主?”

摇头。

“那你就说出来啊,我,喜,欢,你,”朋友掰着手指头,“才四个字,你能说的啊。”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开口,“现在不行。”

“为什么啊?人家不喜欢你吗?”

周泽楷犹豫地摇摇头。

朋友摸着下巴,也想了一会才开口,“看你这么烦恼也就是说你不是在欲擒故纵,不过想你也不会这样做,”坐过去一点伸手搂过周泽楷的肩膀,“咱俩认识这么久了理应坦荡荡赤条条。你看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可能能给你点有用的建议。你说出来吧,顶多恩准你慢慢说。”

 

 


自己长得好看,这个自觉周泽楷从来都有。

他从小被妈妈教育说不喜欢说话没关系的,只是完全对别人的话没回应是很没礼貌的行为,至少也要笑一笑,所以他总是脸带微笑。后来他发现对很多女孩子来说,他的沉默寡言和总挂在脸上的微笑都是非常加分的点。不爱说话的温柔帅哥,到哪都是个被捧的设定。

尤其在青春萌动的中学时期,他收到了很多来自不认识的同级女生学姐学妹的情书。出于不好随意糟蹋别人心意的想法,他把情书和纸条都有留下来。但实际上这个情况让他感到困扰。那些人大多都没跟他有过接触,只是远远地看过他,就说着有多喜欢。这好像,要是他长着另一张脸,对方就不喜欢他了。

的确如此。内向的性格使他的活动范围几乎都在自己班里。和他同班的女同学们在跟他接触多了之后,都很快放下了原先的爱恋之心。这很好理解。因为他的沉默寡言常常会令他在和别人共处时陷入尴尬。

这个问题不仅存在与异性之间。异性还会因为他长得好看而包容,同性却不然。十几岁的少年当然更偏好能一起插科打诨的同性好友。所以实际上,他的沉默寡言在同性间给他带来了更多的烦恼。

没多少人会喜欢跟一个像个哑巴一样的无趣家伙做朋友,长得好看也没用。

 

不过虽说是困扰,但那些几乎都是在他生命里没什么分量的过客,能无视就无视。朋友也是,能有一个交心的就很满足了,他从来不在这方面追求质与量的对等。

 

周泽楷在报考大学的时候选择了英专就知道自己接下来也会面对很多女孩子。但他不想为了避开麻烦而改变自己的喜好,他是真心喜欢外国语言的。他的喜好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幸好上大学后,他过去在与同性的交际上存下来的人品一次过爆发了。他寝室的人丝毫不介意他的沉默,反而总是主动和他说话,不同学院也还是拉他四处活动活动。最重要的是,他认识到了一个外来的黄少天。

 

在周泽楷心里,黄少天就像个是日本少年漫画里常有的第一男主,属性热血阳光。在别人眼里,他的沉默和黄少天的话唠是极端的对立面。他也很赞同这个观点,两个像是南北极一样的存在应该没交集才对。所以当他发现黄少天的目光老追着他打转并向他示好的时候,他很疑惑。在迎新晚会过后那阵子,他就跟方锐表示这个疑惑。对方哈哈地笑着说黄少是个颜控嘛没想到现在连男人都不放过。

周泽楷听到这个后,第一次在心中为自己好看的脸感到窃喜。他很佩服黄少天的语言能力和交际能力。尽管黄少天身边的人老抱怨他话多,嫌弃他烦,但实际上他们都很喜欢和黄少天玩在一块。虽说周泽楷没有奢望过在和黄少天在接触过后能得到对方三成的语言能力和交际能力,但黄少天主动跟他做朋友,他是由衷的高兴。

 

在给他和方锐过生日当晚,兴许是因为喝过酒,他对当事人提出了那个疑惑。果然,黄少天的答案也是说他是颜控所以才老看他。

黄少天还说,目前他最好看。

目前这个词让周泽楷有点莫名的紧张。目前他最好看,也就是说他比过去黄少天见过的人都好看。目前他最好看,也就是说在以后会有比他好看的人。

他听到后想说点什么,却突然有种被人掐住喉咙的感觉,最终还是没开口。

反正黄少天知道他不爱说话。

 

在周泽楷答应了帮忙参与发表会后,更多的相处时间让他对黄少天的了解越来越深。

黄少天的生日在八月十号,血型是AB型。黄少天家在本市,和喻文州住在同一栋楼里,和叶修张佳乐是同一个小区,虽然两两年龄相差有点大也老是一块玩。黄少天很喜欢狗,家里养了一只起码看上去很醒目的哈士奇。黄少天在高考后打过耳洞,但因为发炎太厉害,最后他只好放弃。黄少天在想事情的时候会伸出右手转一下戴在左手上的手表。

再后来,当周泽楷为黄少天主动伸手把他的外套领子翻好而感到紧张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本的窃喜已经变了质

 

日久生情,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发生在慢热的周泽楷身上了。

 

突然意识到的恋爱烦恼让周泽楷十分踌躇不安。

首先,他知道黄少天对自己有好感。但这种好感到底是基于他的脸还是他的人,他不知道。

再者,黄少天说目前他最好看。那是不是代表有一种可能,当他不再是黄少天心中最好看的一个的时候,他的沉默无趣会被瞬间放大,最后让黄少天连朋友都不想跟他做。

还有一个最基本的问题,黄少天对他的好感会不会只是朋友间的好感。

 

人生第一次喜欢的人是一个表明对自己的脸很感兴趣的同性,

周泽楷不禁想到这是十九岁的他面临过最严峻的问题。

 




喜欢的人是同性这种事,就算是对着好友也不是随便就能说出口。在朋友的循循善诱下,周泽楷好不容易避轻就重地把大致情况表达了出来。原本冬天的昼长就短,回过神来的他们发现天已经全黑了。

“你这些烦恼真是奢侈啊~”朋友调整了一下坐姿,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叠放在后脑勺,“有一张好看的脸能够吸引到刚好自己也喜欢的人,这是多少人在羡慕的事情啊。”见周泽楷不说话便继续说,“咳咳,怕她只喜欢你的脸,你就证明给她看,除了脸你还有别的更加闪光的地方可以一直吸引她,就算一开始只是朋友间的好感也能转化成恋爱的好感。不就行了?”

 

朋友压根没有想过“她”是“他”。

 

周泽楷还是没出声,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手里的空易拉罐。

朋友叹了口气,“你啊,都已经考虑到以后她会碰上更好看的人这个以后的问题了,不就代表你已经很想跟她在一起吗?现在不是表白的时候,你至少也要用行动来争取一下吧!拖拖拉拉的,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行动力永远满条不说就干的周泽楷啊!”

 

双方陷入良久的沉默,朋友忍不住推了周泽楷一把,“喂,发什么呆。”

周泽楷没开口,而是把手里的易拉罐投向不远处的垃圾篓,中了,再回过头看着朋友。黄少天在场的话便会发现他此时的眼神跟发表会当晚的星光一样的清澈明亮。

朋友笑了,“你这什么清纯小处男眼神啊,攻略成功了之后记得带回来我见见啊!”



tbc.




-----------------------

脑洞越开越大,原本以为上下篇就可以end。

有语法不通或者错别字的话,麻烦告诉我一声,谢谢。

评论(22)
热度(145)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