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ps关于雪的部分,根据LOOOOW木姑娘说的,改了一下_(:з」∠)_ 谢谢姑娘!!(>_<)

---------------------------------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喻文州比王杰希晚了三年退役。

 

喻文州原本就比后者晚出道一年,再加上他众所周知的手速并没有随着年龄给他带来过大的影响。

而当他偷空去B市和王杰希见面时提到要退役,对方淡然地哦了一声。

喻文州挑眉,“我以为你会问是不是有点早?”

坐在电脑桌前的王杰希看着电脑屏幕,开口:“那,是不是有点早?”

喻文州放下手里的杯子,对他露出惯有的温和笑容,“是时候给后辈们多一些机会了,你懂的吧王队。”语气完全就不是一个问句。

闻言,王杰希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继续和高英杰在QQ上的对话。

 

“我年纪不小了,之前也有在考虑退役。”喻文州走到王杰希的旁边,低头看着对方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手。人们都说荣耀职业选手中有很多让手控们兴奋难耐的美手,但说他偏心也好狭隘也罢,他就是觉得王杰希的手是最好看的。

“不要在比你年长的人面前说年纪不小。”王杰希没看他。

喻文州为他少见的小孩子斗气口吻失笑,“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王杰希看上去完全没有打算专心理会喻文州。

喻文州先是耐心地静静站在一旁,确定大小魔道学者的聊天内容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伸手关了显示器。

 

被关了显示器的人终于抬头看着他,“干嘛呢你,我是不会对你的决定发表意见的。”

这话换别人听的话恐怕会觉得有点微妙,但身为恋人的喻文州轻易地听出了其中“你的决定我都不担心”的亲密之意。

的确,喻文州一个战术大师,向来心思慎密,顾虑周全,没什么是需要他担心的。况且他也有当过大神级别的职业选手,知道打荣耀有时候对选手的影响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有各方面的。既然喻文州觉得自己该退,那就退。

 

“我知道你没意见,但我大老远跑B市来,不是来看你和小徒弟聊QQ的,杰希。”喻文州眼神深邃地直视王杰希的眼睛,他就是偏心狭隘,这双眼睛也是最好看的。

“那你来干嘛?”王杰希心想喻文州你敢大白天开黄腔我今晚就带中草堂抢你们蓝溪阁BOSS。

“我是来求婚的。”

 

 

喻文州收到来自王杰希的退役礼物是一把门钥匙。他拆开快递看到后拿起电话给王杰希打过去。

“你在B市买新房子了?”

“是啊。”

“怎么突然想到买房子啊?”他想起昨天新闻里说到的B市楼价。

“有人不是求婚了吗,听说现在男人没新房不能结婚,我就买了啊。”电话那头传来叮的一声。

“你又吃速食食品吗?”喻文州皱眉。

“已经好久不吃了,这是难得一次。”那头声音闷闷地辩驳着。

“好吧,”喻文州无奈地说,决定回归主题,“我也有打算在G市买套房子,没想到被你先下手了。”

“说到手速,你懂的吧喻队。”语气完全就不是一个问句。

 

喻文州在当个赛季结束后宣布了退役。随后等着他去交代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包括公众的和私人的,繁琐得让他有种比打比赛还忙的感觉。但听完来G市找他的王杰希从后抱着他说“忙完了就来B市歇歇吧”后,他便觉得无论多繁琐都不会是个问题。

喻文州最后是在十一月下旬才得以前往B市。他的东西挺早之前就逐渐寄到B市去了,所以这次带的行李不多,他便叫王杰希把地址给他自己过去就好。虽说他看到地址那一刻就大概都懂了,但当亲眼看到面前的房子的时候,他想起某年全明星活动结束后王杰希和杨聪在聊房市,不禁叹了口气,想到四个字,细思恐极。

他用收到的钥匙打开大门,看到坐在欧式起居室的沙发上看书的王杰希,说:“我可不打算被金屋藏娇。”

已经好些日子不见的王杰希站起来对他露出好看的笑容。

 

王杰希说他也知道的,从打职业赛时期自己就开始留意房市,也一直都有跟理财顾咨询这方面的信息。重点是王杰希咨询过后都有付诸行动。这栋位于良好地段的别墅是他在变卖了几间投资用的公寓后再加上一些积蓄买的。

他笑着双手抱胸看着他,“这样的聘礼合适吧,文州。”

 

喻文州其实对谁买房子这件事完全不计较,反正钱这个问题他们都心中有数。至于买哪个城市的更是无所谓,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行。但王杰希居然一下手就买了间在B市也能称得上豪宅的别墅真是出乎他所料。他看着从来都是心思难测的魔术师脸上得意的笑容,突然想来点心脏的小把戏。

 

喻文州没有回应他刚刚的话,而是冷冷地开口,“我房间在哪?”

王杰希没想到喻文州会是这个反应。根据他的预想,喻文州的反应有很多,但没有这个。而且,什么叫他的房间?难道不是他们的房间吗?

王杰希表情冷了下来,抿着嘴不说话。

“杰希,我房间在哪呢?”

每次被这个人喊杰希都会有种心都软了的感觉,王杰希只能回答:“二楼左边第二间。”原本应该是指出那间已经放着他的物品的主人房所在位置才对。

 

两人出门吃过晚饭回来后,气氛还是很压抑。实际上在喻文州来之前,B市就下起了雪。出门前他们发现又下雪,等吃过一顿几近无言的晚餐回来后两人站在玄关上也是一言不发。王杰希伸手拍掉喻文州肩上落下的雪后,对方依然没特别的反应。王杰希想这房子就算称不上惊喜,也不至于沦落到成为惹喻文州生气的导火线吧。正当他思索着如何打破沉默的时候,喻文州先一步开口说要回自己房间整理行李。

喻文州上楼后,王杰希一个人坐在偌大的起居室里,没开电视,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着。坐了好久,他才回到房间。

 

当晚一直睡不着的王杰希在床上辗转反侧,他看了下床头的钟,时针正指向三。他叹了口气起床打算去开电脑玩两把当分散注意力。等待电脑启动的时候,王杰希伸手拉开了房间的窗帘。外面还在下着雪,下得有点大。他往下看,地面上都铺了挺厚的一层。王杰希随即想起以前喻文州跟他说过雪是看过不少了但堆雪人可是一次都没有。想到这里,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站在喻文州房门,没试去转动门把,而是抬手敲着门一声一声地唤着文州。他相信喻文州也没有睡着。

果然喻文州很快就开门了,他穿着睡衣一脸平静地看着王杰希,“这么晚还不睡,有什么事吗?”

“你,要堆雪人吗?”王杰希不安地看着喻文州。

 

王杰希小心翼翼的语气让喻文州再也憋不住,他直接笑了出来,笑得特别的开心。他原本就在房间里懊恼对着恋人耍心脏真是太愚蠢,正思考着有没有台阶能让双方走下来。没想到王杰希居然可爱到凌晨三点来敲门问他要不要堆雪人,于是他忍不住了。

 

喻文州看王杰希神情越来越奇怪才敛了笑意,“我大老远跑B市来,不是来堆雪人的,杰希。”

“那你来干嘛?”王杰希这次心里没想别的,只是眼神特别清澈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伸出右手勾住王杰希的腰,把人搂过来带进房间里,再用左手把门关上。直到把人抵在门后,才缓缓地在几乎脸贴脸的距离下说,“我来入赘的啊。”


fin.


------------------------

“每次写喻王都写不长”病能治吗

南方人写雪写得好忐忑,不知道有没有逻辑错误_(:з」∠)_

有错别字或者奇怪的地方,请告诉我一声,谢谢。



评论(12)
热度(50)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