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黄)十九岁.下

十九岁.下

 

 

由于每学期第一周只是试课周,每堂课准确的学生名单还没出来,不少学生都会选择逃掉这一周的课去享受最后的快活。反正老师点名也没用,不逃白不逃。甚至会有本市的学生回来刷卡盖章注册完了就拍拍屁股跑掉,直到正式上课周才会出现。

 

但第一周没回来的黄少天就连注册都是拜托叶修的。

 

周泽楷盘腿坐在寝室的床上跟黄少天聊微信。

黄少天的头像依然是小黄人,但却换成了周泽楷拍下自家那个小黄人的一张。照片里的小黄人旁边还有一个剪刀手,是周泽楷的。在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他的高中好友也在旁边,得知周泽楷是拍给意中人后就提议把他自己也拍进去。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于是退而求其次地比了个V一起拍进去。当时黄少天看到后发过来一段语气兴奋的长长语音。最让他惊喜的是黄少天一接收到照片就换成了头像。

 

黄少天这次发的是文字信息。

“最早开学的只有我和文州,那群混蛋好说歹说都不肯放我们走!还阴险地把车钥匙藏起来!真是卑鄙无耻啊!还好这周不用点名,不然建筑史那老头肯定会记下来等期末报复我们!”

 

在假期快结束前,黄少天和几个高中好友趁新鲜刚考完驾照去了个短途的自驾旅,同行的还有喻文州。原本是说好他和喻文州在开学前先走,没想到玩到尽兴了其他人都不肯让他们走,还把喻文州的车钥匙藏起来。

 

满心想着等回到学校就能见上黄少天真人的周泽楷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不过,他还是能从黄少天说话的语气和放上微博的照片里知道其实对方还是挺乐意能和旧同学再多玩几天。

 

黄少天高兴,他也高兴。

 

周泽楷迅速地回了,“等你回来。”

 

 

趴在酒店房间床上的黄少天看着弹出来的这四个字有点怔住,原本上下晃啊晃的小腿都定格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

“这不废话吗,你当然要等我回去啊!我们还要继续去光顾光头老板不是!这次他肯定又要说他女儿等你好久了哈哈!等我!!!”

坐在另一张床上的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脸上从来没打算掩藏的笑容后也跟着笑了,问:“少天跟谁聊天啊?”

“还能有谁,周泽楷呗!”黄少天头也不回地继续捧着手机聊天,重新晃起了小腿。

喻文州笑得更深。

 

此时,他们的房门被敲响,来的同学说有人饿了要去觅食。黄少天便跟周泽楷说要去吃饭回头再聊。

 

 

刚好在周泽楷结束对话后,站在地上的吴羽策叫了他一声,问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周泽楷点点头,从床上爬了下来。

脚才碰着地就被一脸不怀好意的李迅搭着肩膀,“周泽楷你刚才干嘛笑得那么荡漾在玩手机啊?”

一旁的方锐也凑了过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说:“我闻到了春天的气息!看来很快学校就要被哭出一条河!”

周泽楷刚想开口说是跟黄少天聊天就听到吴羽策说:“你们还不快点,等下食堂的人多起来了没红烧肉吃你们别哭。”于是像在调戏黄花闺女一样的李迅和方锐应着声先一步走出了寝室。

等穿好鞋子后,周泽楷经过站在门口等他的吴羽策的时候,对方低声笑着说:“脱团了可别忘了告诉我们啊!”

 

 

 

事实上,学校的河并没有很快就被哭出来。

 

等到黄少天回来后,他们还是不怎么碰上面。念大一大二的两人课程都挺多,外语和建筑也不是随便就能应付过去的专业。而且周泽楷上课的地点大多在学校公共的教学楼,黄少天则在建筑学院的教学楼。公选课又都在不同的晚上。重点在于,他们一个观望情况静待时机,一个还没拨开云雾前怎样都无法下定决心。想要说出见面吃饭这种以前随便就能开口的话也变得异常困难。他们平时只能积极点串串门,聊微信QQ打网游一对一。

毕竟两人还处于这种揣摩心意阶段,纵使再不甘心拖拉行事,客观主观上都使他们做不出什么突破目前关系的事。

 

时间眨眼过,期中都要来了。某天黄少天无意间听到喻文州说好久没跟周泽楷他们寝室打球。黄少天心想虽然只是个集体活动,但也不失为一个能有段较长的相处时间的好机会,打完球还能一起吃饭。于是他立刻表态说那就去打,还主动提出去体育馆订好场地。他们学校的运动场地常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是全校最宝贵的稀有资源,要订场必须要一早就去排队,甚至会有人凌晨就过去候着。既然平时十个闹钟都叫不醒的黄少天说到这份上了,两个寝室的人当然不会拒绝。

周泽楷原来是打算陪黄少天一起排队的。只是他翌日早上一二节要上课,再加上他还要上台做期中presentation,是想逃也逃不了。黄少天听到后说啊要不这样吧你让人把你上台的样子拍下来给我看看当补偿吧反正我都还没见过你上台讲英文的样子。

 

在刚跟周泽楷混熟的那段时间,有一天他突然说无法想象周泽楷说一大段话的样子,而且还是英文。他就跑去周泽楷的寝室,半强迫着他念了一段。黄少天英文成绩也很好,属于考四级前没怎么复习也能过了六百五的程度。他故意选了一段生词略多的,周泽楷也还是顺顺当当念了下来,发音还很好。黄少天便取笑他是不是平时不说中文私底下一个人老说英文。

 

录像什么的都是黄少天开玩笑说的,周泽楷却很认真地点头答应了。

当天上课前,周泽楷拿着手机去拜托坐在教室最好视角的女同学把他上台那一段给拍下来。大学同学并不像高中同学,大学生往往缺少能和同班同学长时间共处的机会。这是她第一次正式跟周泽楷说话而且还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回答的时候有点语无伦次,让原本就难以进行的对话变得更加棘手。等终于交代清楚后,周泽楷回到了座位。周泽楷平时都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教室中偏后的地方,虽然班上还有另外三个男生,但他就总是一个人。

 

上一次在黄少天面前念英文是在他还没喜欢上对方的时候。当时的态度难免比较敷衍。现在周泽楷的心态焕然一新。他想起高中好友说的,要让黄少天看到他其他闪光的地方。于是这次的presentation,周泽楷做得尤其出色。清晰准确的发音,丰富充实的内容,令在他说下结束语后外教直接当场称赞了他几句。

 

小节下课的时候,那个帮忙录像的女同学过来把手机还给周泽楷。看到周泽楷礼貌地笑着说谢谢,女同学的耳朵都红了。等她跑回座位后,便和坐在她旁边的朋友说起了周泽楷。教课不算大,他能听到她们在说,

“听说他是射手座。”

“我知道啊!正好我狮子座的!是射手座的最佳速配!”

“星座你都信,无聊!”

“明明是你先说起的!”

 

托着腮的周泽楷闻言想起黄少天是狮子座的,忍不住把托腮的手往上移,遮着藏不住笑意的嘴角。他接着听到那个狮子座的女同学说,

 

“诶——星座运程说狮子座今天的危险指数五颗星!”

 

 

 

周泽楷课后打电话给黄少天,想知道对方是不是已经回寝室了。没想到接电话的是喻文州。

“小周?少天他把手机忘在寝室了。我现在正送过去给他。”

“没好?”

喻文州想了下,才开口说:“恩……少天他出了点事,现在在校医院。”话刚说完,电话那头就挂了。

走在一起的郑轩看着喻文州,问:“这就挂了?”

喻文州笑而不语地把黄少天的手机放进口袋里。

 

等到周泽楷喘着气赶到校医院的时候,才想起自己并不知道黄少天的具体位置。正想着打给喻文州就看到他和郑轩出现在门口。喻文州说黄少天人在二楼,周泽楷不等他们先一个人跑上了二楼。

他刚踏入二楼大堂就听到黄少天的声音,“咦,周泽楷?”

周泽楷随着声音望过去,看到黄少天独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快步走上前,从上到下把黄少天看得仔仔细细,确定这是一个完完整整的黄少天后才问:“不舒服?”

黄少天楞了一下,“我?我没不舒服啊!是说你怎么过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他打给你,文州接了就告诉他了。”郑轩和喻文州也跟着上来了。

“你的手机。”喻文州把手机递给黄少天,再转过头看着周泽楷,笑吟吟地说:“小周从教学楼过来居然比我们走在半路的还要快啊。”

黄少天问径直坐在他旁边的郑轩,“怎么你也来了?”

郑轩没回答他,反问:“人呢?”

只见黄少天歪过头看向满脸问号的周泽楷身后,说:“你回来啦?”

 

刚从洗手间回来被四个男生同时看着的女孩子露出尴尬的笑容。

 

 

 

当天,有了爱情作动力的黄少天还没到六点半就出了门。虽然这全是李轩的功劳。李轩最先被他的闹钟吵醒,忍不住下床去叫醒他。等黄少天洗漱好了之后,李轩已经重新睡上了回笼觉。

黄少天经过食堂进去买了面包和牛奶就来到了体育馆排队。果然有不少人比他还要早来。不过他的顺位还算可以,前面的人也不会全是为了篮球场而来。他想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肯定能听到第十一个闹钟的!”黄少天啃着面包自言自语道。一想到晚上能跟周泽楷一起打球还能一起吃宵夜,他就觉得手里的平时口感一般的面包也跟着变得松软好吃。他抬手看看手表,还没到上课的时候,便伸手到口袋想掏出手机微信一下周泽楷,叫他今天好好加油,却发现手机落在寝室了。

 

等到九点,负责处理订场的大妈终于来上班。不一会,距离轮到黄少天还有三个人,他迫不及待地掏出校园卡准备好。突然,排在他前一个的小个子女生毫无征兆地往后倒下来。还好他手快,一下子把人接住,他一看发现怀中的女孩子已经闭着眼晕过去了。

这种情况下黄少天只好放弃订场。一阵手忙脚乱后,他在旁人的帮忙下把人背起来送去了就在体育馆旁边的校医院。一番折腾后女孩子醒过来,这才知道原来她只是没吃早餐导致血糖低所以才晕倒。

这时黄少天打算给周泽楷报告没订到场地这个噩耗,才又想起自己的手机忘带出来。幸好他记得喻文州的短号,思忖着这个点他们怎么都醒了,便问女孩子借了手机打过去。听到黄少天说要送佛送到西,打算陪着被吩咐喝下葡萄糖水的女孩子直到她同学过来,喻文州就说他会把手机送过来的。期间黄少天怕葡萄糖水不够,还特地去附近的小超商买了吃的回来。

 

 

 

等女孩子被同学接走后,他们四个人一起走回寝室。

 

“黄少不错嘛!还懂英雄救美!妹子挺可爱的啊算是符合你标准吧!刚才还交换电话了是不是!”郑轩用肩膀撞了一下黄少天。

“难道有妹子在面前晕倒了你不帮忙啊!”黄少天白了他一眼。

“不要回避问题!”郑轩不放过他,“交换了吧!”

“是啊是啊——羡慕就直说,不要忍啊!忍多了肾亏不好!”

“看来要比你晚脱团了我去!亚历山大啊!”

 

周泽楷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和喻文州走在他们后面。

 

周泽楷之所以面无表情,不是因为有女生跟黄少天交换了电话,而是因为他深刻地感受到从教学楼赶去校医院路上自己那份焦虑与担心。班上女生说的星座不星座,他其实并没过多的在意。但那句话犹在耳边就听到黄少天在校医院的消息,他不禁自动脑补了很多不好的状况。在路上胡思乱想,越想就越慌张,途中还撞到了几个路人。直到看到依旧神采奕奕的黄少天,他才松了一口气。

 

原来放下心头大石的感觉是这样的啊。

 

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这份感情似乎比他原以为的还要深。

 

 

当天晚上,黄少天把周泽楷叫到寝室二楼的平台。

四月下旬的南方天气潮热,幸好前几天下过几场特大的雨,黏糊的感觉被一扫而空。站在栏杆前的黄少天抬头看了一下天空,还点缀了几颗闪闪的星星。

此时,周泽楷来了,安静地走到黄少天的旁边。

 

“你来啦!”黄少天收回视线,看向他最喜欢的脸。

周泽楷神情有点凝重地点点头。

“你这什么表情啊?一脸深仇大恨的!今天的presentation失手了?没关系啦一次半次!你的话很快就能扳回一城啦!最多视频我也不看了!”黄少天安慰地拍拍他的肩。

周泽楷摇摇头,再把手里的手机伸出来,屏幕的画面是按下播放键就能看的视频。

“哦哦!快给我看看!”黄少天伸手按下播放键,把头凑过去,跟周泽楷的距离近得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周泽楷把手机递过去一点,好让黄少天看得舒服一点。

 

看完之后,黄少天毫不吝啬地说:“周泽楷你讲英文真是太太太太太好听了!你的内容是欧美政治啊,真亏你能把内容讲得一点都不闷!我以前高中的时候挺烦这个的,现在完全能听下去!怪不得外教都夸你了!”拍视频的女孩子把老师的评语也录进去了。

周泽楷低头收回手机的同时道了声谢。等他重新抬头看着黄少天的时候,发现对方又用跟星星一般亮的眼神看着自己,他别过头。

 

他听到黄少天清了下喉咙说,我听文州说了你一听到我在校医院就赶过来了,我很高兴!

 

他听到黄少天说,不过我有别的话要跟你说。我喜……

 

他接着听到自己第二次打断黄少天说,好朋友,要关心。

 

 

 

在那天之后,身边的人都发现他们的关系变得不如以前的好,甚至是连碰上面都只是打声招呼就了事,更别提私交。男生间的矛盾很少会闹得这么僵。于是共同的朋友关心地问是不是吵架了,却得到了双方的否认。

 

事实上,周泽楷事后有主动找过黄少天。只是黄少天不甘心吞下这张好朋友卡。

他就是想不明白。

这件事之前谁敢说周泽楷对他没好感,他就敢打死谁。那个沉默的家伙的确是对着谁都能露出好看的微笑,但长时间的接触后难道他还分不清那家伙什么时候笑得最真切吗!那是跟他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还老是会用闪着光的眼神看自己!这难道不就是喜欢他的意思!

但是周泽楷真的拒绝了他,用委婉却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方式。

 

黄少天觉得心好塞。他实在没办法大方到继续跟周泽楷保持朋友关系,于是他先一步切断了关系,就像是他在网游里用的剑客角色一般,挥剑一斩,情丝断。

 

可惜,情丝就像藕丝,欲断还连。

 

而且,世界上最灵验的从不是星座预测,而是墨菲定律:

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通俗点来说就是,怕什么来什么,哪是软肋哪被狂戳。

 

他以前巴不得每天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好几天都没能碰上一次。现在他不想再看到周泽楷那张好看的脸了,却发现对方老是出现在他附近。有时候对方没看到他,他还能迅速走开装没看见。但周泽楷眼尖得很,总能很快就发现他,并且用一种特别委屈的表情看着他。黄少天心想这家伙是不是没搞清楚他才是该委屈的人啊。

 

周泽楷在听到黄少天要跟自己告白的时候,用欣喜若狂来形容都不过分。但很快,他就慌了。高中好友说他的烦恼是一种奢侈的烦恼。不明白的人听了恐怕会觉得他很自恋,对自己的长相十分自信。

但他心里很清楚,其实是对自己这个人没自信。从小到大,被说没劲无趣的次数跟被说英俊好看的次数是同倍增长的。这种复杂的情况让周泽楷不由得产生一种叫做不自信的情绪。尤其在不擅长的恋爱方面,心上人又是被各种有趣好玩的朋友包围着,他更加是自信不起来。

为了摆平这种不自信,他觉得好友的提议是可行的。虽然在别人眼里可能算是非常慢热,但他的确已经做到在能力范围内,无论从言语还是行为上都明显地表现自己,并且希望能够通过这些去确定黄少天是对他这个人产生了真正的兴趣。

至于为什么不能直接问“你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脸”这种问题,答案更是好懂。这是对黄少天非常失礼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会引起黄少天产生一种“在你周泽楷眼中我就是个肤浅成这样的家伙吗?”的错误想法。这样的误会,他想连可能性都先扼杀掉。

于是他单方面地进行着这么一个恋爱企划。这需要他不能急,再行动力满条也不能。

 

但对此毫不知情的黄少天等不及了。

 

这让原本就在苦恼自己的情感过于强烈会打坏进程的他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就像他们在网游一对一时,一丝犹豫间就被出手快很准的剑客抓住机会用剑抵住心口。

 

最后心乱如麻的他说出了愚蠢至极的话。

 

 

 

冷战了一个多月后的一晚,黄少天仰卧在寝室的床上,瞪大眼睛看着蚊帐,想起白天在宿舍楼的电梯里发生的一幕。

 

他碰上周泽楷了。整个电梯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是久违了的独处。换做以前,黄少天必定是希望电梯走慢一点,来点小故障就更好。只是这时的他却希望电梯能再快一点到达一楼。他简直要无法呼吸了。

当电子板显示着5F的时候,一直在他斜后方站着的周泽楷开口了。他不知道周泽楷什么表情,因为他根本没去看他的脸。

“对不起。”

“不生气好吗?”

黄少天当场就火了。

他生气?他干嘛要生气?他哭都来不及还生什么气?

但是他没有发作,而是选择了对方最擅长的沉默,耐心地等到电梯开门后自顾自走了出去。

 

黄少天换了个侧躺的姿势,暗骂了周泽楷这个恶人先告状的家伙一顿后,暗暗地下定决心。

他拿起放在枕边的手机,取消了飞行模式,点开微信,给周泽楷发了条文字信息。

“我没生气啊朋友。”

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表达好情感,只好用假装不经意的语气。

才刚按下发送,就收到对方的回复。

“......谢谢你”

黄少天在黑暗中看着这三个字。先是后悔为什么要说自己没生气,他现在就很生气啊,谢谢你算什么鬼啊。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后,他想这应该是和好了吧。最后他在纠结这种情况到底能不能用和好这个词中睡过去了。

 

他们的确是和好了,至少旁人眼中是这样的。不过特别亲近的朋友还是能觉察其中的不同。黄少天笑着拍拍喻文州的肩,让他不要担心太多了。

 

他还是喜欢周泽楷的。

他想可能是自己太急了,可能周泽楷还不够喜欢他,可能等再过些日子,可能……周泽楷就能真正喜欢上他。

所以,他并没有放弃。

他只是重新地等待时机。

 

临近期末的时候,黄少天在食堂碰上一块来吃饭的方锐和周泽楷。他看到周泽楷跟他打了个招呼,便捧着餐盘走过去坐下。

他听到方锐问周泽楷什么时候出发,周泽楷回答是考试后。

“什么?出发去哪?”

“支教!他报了名参加支教!”方锐抢先回答。

周泽楷点点头。其实只有外院是每年都强制性地要在大一生里找人去参加学校组织的支教,而且要求男女比率对等,因此几乎每个外院男生都会参加过支教。

“哦,支教啊,”黄少天把肉丸放进嘴里,有点含糊不清地说:“现在还能报名吗?”

周泽楷一怔,再次点点头。

“黄少你也要参加啊?”方锐替他问出来了。

黄少天吞下肉丸后,说:“对啊,不可以吗?”回答的是方锐的问题,但他眼睛是看着周泽楷的。

 

 

学校在七月二十号结束了所有考试,而支教出发则在七天后。

出发当天,周泽楷和黄少天并排坐在大巴的后排。一路上他听着黄少天跟他抱怨其实当时就截止报名了,是他动用人脉找到负责这次支教的校学生会成员的电话,打电话过去说了一大通才把他加到周泽楷那组的名单里。

“我后来去签名确认的时候碰上那家伙了!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明明年级跟我一样却一点变通都不懂,说截止了就不能报名!明明我们院的配额和你们小组名单都还有剩!要不是我有三寸不烂之舌都磨不过他!啊我渴了,周泽楷你有带水吗?”

周泽楷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矿泉水,略有所思地看着黄少天直接对着瓶口喝下去。

 

他们负责的小学位于本省一个偏远的农村。他们一行十二人六男六女,基本是根据各人的专业决定的科目。大学的支教很随意的,报名截止后才加入的黄少天更是被吩咐去上一堂叫做大学的课,也就是跟小学生们说说大学的生活。

黄少天开朗过人的性格让他最先在学生中刷出人望,也是最高的人望。下午三点放学后,小朋友们都喜欢缠他玩这个玩那个,从踢毽子到老鹰抓小鸡他都很乐意陪着。

周泽楷这个安安静静的英语老师就会坐在一楼教室门口看着他们玩。

 

一行人住在学校旁边的教师宿舍,两人一间。原本他们一起住有两张单人床的房间。但是刚来的头一天晚上,他们隔壁房的两个女孩子就尖叫着跑过来说那个房间有蟑螂。

蟑螂对两个大男生来说当然是不怕的,便和她们交换了房间。只是等他们答应后才知道原来给女生安排的房间是一张双人床。

黄少天抱着枕头站在房门观察着周泽楷的反应。枕头是他特地带过来的,他不认床但是认枕头。

周泽楷根本就没什么特殊反应。他把东西放进房间后,坐在床上一脸无辜地看着还站在门口的黄少天。

黄少天叹了口气。

 

在他们来支教已有好些日子的一个晚上,黄少天早早就洗漱好爬上床玩PSP。周泽楷在外面的公共卫生间刷完牙后也回到了房间。不过今晚他没关灯就爬上了床,坐在黄少天旁边。

黄少天头也不抬地说:“关灯吧,今晚一样,你关了我就不玩了。”

见周泽楷动也不动,黄少天就按了暂停想问他怎么了的时候瞥到还没塞好的蚊帐,一下子就火了,“你这个李自成干嘛放清兵入关啊!!”农村在夏天蚊子好多,他又是特别容易吸引蚊子的体质,他总是提醒周泽楷要塞好蚊帐。他说着就爬过去亲自塞好。

等他回到原来的位置打算拿起PSP继续玩一会的时候,听到身边的人说:

“生日快乐。”

 

他以为他忘了。

 

在帮忙发表会的时候,有一天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跟张佳乐讨起了二十岁的生日礼物,周泽楷就在旁边问他是什么时候。他回答之后,张佳乐还跟周泽楷说没必要问啊,问了就要送礼物了。

 

黄少天调整了下坐姿,跟周泽楷面对面,伸出右手摊开掌心,“礼物呢?”

他看着周泽楷伸出右手放在他摊开的手上,说:

“我喜欢你。”

 

 

夏天的雨总是突如其来。

黄少天听着窗外传来滴滴答答的雨声混杂着自己的心跳声,有点慌乱地说:“你说什么?”

周泽楷一双朗目直直地看着他,低声说:“我喜欢你。”

既然对方连来两个直球,黄少天觉得自己再扭捏就不是个男人。

他坐直身子,说:“那你之前拒绝我是因为什么?现在莫名其妙被你复活了,我也要知道之前到底自己死在哪里啊。”对周泽楷的烦恼毫无头绪的黄少天还是想要知道原因。

 

周泽楷沉默了好一会后,反问:“你喜欢我什么?”

 

黄少天像是听不懂他在问什么一样,冲他眨了眨眼睛。他完全没想到周泽楷居然会问这个问题。他在心里声讨着周泽楷狡猾得很,这么认真的眼神,让他都不好不回答。

于是他不好意思地转开视线看着被他塞好的蚊帐口,才开口:

 

“认识你之后,我发现你这个人特别逗,居然可以大半天不吭声!我知道我话多的不是那么一点,你也不会嫌我烦,几乎每次都会听我把话说全了才给反应。虽然你那反应跟没反应差不多。”

 

“我强迫你念英文你也给我念啊。”

 

“还有你竟然会这么轻易地答应帮忙那个发表会!我就想你总挂着有距离感的笑也不是真的那么冷的人嘛!我们那时老混在一起,发生的事情也特别多。有一件事你可能不记得了,恩那种事你怎么会记得。有一次我帮你把外套领子捋顺的时候,你突然用兔子被吓到一样的眼神看过来。”

 

“恩就是那个眼神!说出来你别笑我啊!那个时候我就像是被你砰了一枪击中红心,被这么一看,我就想自己可能喜欢上你了。”

 

“你很温柔啊每次有女孩子过来搭话你都会礼貌地回话。要是递纸条过来你也会收下,不过这种事你还是别再做了。这样会给人希望的知不知道!”

 

“你还会特地早起叫我起床,会拍下小黄人的照片发给我,会跟我说等我回来,会因为我开玩笑而真的去录像给我看,听到我有事会立刻跑到我面前,还会……还有很多啦!”

 

“我可不可以不说了啊!”黄少天觉得再说下去自己就会脑溢——呸!生日不能想这个,呸呸呸!

 

周泽楷越听他说下去,神情就越奇怪。

等黄少天停下来后,他指着自己的脸说:“这个呢?”

 

黄少天狐疑地看着他,说:“喜欢啊!不是说过我颜控吗?你也知道自己长得很好看吧,从小被夸过不少吧,小时候甚至会被住在附近的妈妈们争着摸脸蛋吧,从幼儿园开始就有女孩子为你争风吃醋吧。不过你干嘛特地问这个……啊!!!”

 

他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使劲扯过周泽楷的睡衣领口,近距离盯着对方的脸,生气地说:“你以为我最看重你的脸?你觉得我肤浅成这样?颜控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果然,就算忍不住告白,就算迂回地问喜欢自己什么,他还是生气了。

 

黄少天转而双手搭上周泽楷的肩摇晃着,激动地说:“你真是气死我了!!比你放清兵入关还气人!跟你说!我真肤浅成这样,干嘛不去喜欢是个女人的苏妹子啊草!苏妹子可美了!除了我妈,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就是她!而你!我都还没嫌弃你嘴唇薄!!大眼说的!男人嘴唇薄容易寡情薄意!!”

周泽楷虽然好奇大眼是谁,但现在这个不是重点。

他郑重地开口,“我不会。”

“你当然不会!你敢寡情薄意试试!”黄少天这次握拳一下打在他胸口。

 

一点都不痛,周泽楷想。

 

“我擦擦擦擦擦!你气死我了!总不会之前你就因为这个而退缩的吧?”看到对方点点头,黄少天更气了,“你这么无聊啊周泽楷!你自己是李自成沉迷女色但我不是啊!你这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自己没信心啊混蛋!”

周泽楷伸手抓过黄少天的手放在自己刚被打的位置,就在左心口,“自己。”

黄少天被他这一举动搞得没脾气了,一下子整个人松了下来。

周泽楷看到眼前的刺猬总算把身上的刺收起来了,说:“对不起。”

 

听到这三个字,黄少天又想起那晚他收到谢谢你,又来气了。他挣脱掉被抓住的手,又给了周泽楷一拳,“除了谢谢你,对不起,你还会不会说别的三个字啊!啊!”

 

周泽楷笑了,他伸长手把又准备把刺放出来的刺猬抱住,得到对方迅速的回应。

 

他在他耳边说:“喜欢你。”

 

“没听够!继续说!现在我还是寿星!我要你说,你就要说!说!”

“喜欢你。”

“继续说。”

“喜欢你。”

“还不够。”

“喜欢你。”

“恩差不多了。”

“喜欢你。”

“够了。”

“喜欢你。”

“我说够了!!”

“喜欢你。”

“靠!烦不烦啊你周泽楷!你这是打算把一年的份说完吗!”

“少天。”

“......干嘛。”

“喜欢你。”

 

 

十九岁的周泽楷打算给刚跟十九岁告别的黄少天说上一整晚。

 

 

end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写到一半发现,为什么下会比上中长那么多_(:з」∠)_

只是实在不想再拖再改,就一次过写好贴出来。

 

写这文的初衷只是想写卡在十九岁这个好年龄的小周和黄少的故事。

至于黄少是颜控这个设定,并没有过多的深意,也请不要深究。

 

上中两篇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点心心和善意的评论说喜欢,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好高兴。

 

谢谢看到最后!|ω・`)❤



要是有错别字或者奇怪的地方,请告诉我一声,谢谢。

评论(9)
热度(176)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