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十指紧扣.一

十指紧扣


一.

喻文州从黑色的商务车下来发现,说好的乡村生活果然一点都没错。

他习惯性地伸手想戴上挂在衬衣口袋的墨镜。可是手刚摸着墨镜就停了一下,他自嘲地笑了一下,重新把手垂了下来。

不过很快他又抬手了。临近正午时分逼得他只能把手放在额上让视线更清晰些,眯着眼睛看向四周。

不同于国际大城市总是呈灰色的天空和浑浊的尾气,这里有一望无际的蓝天飘着朵朵白云和清新宜人的空气,这都是小时候语文书上才有的场景。他想起来时路上经过的一个湖,波光粼粼,折射的光看得他眼睛发酸。

他把视线稍移下一点,不少房顶都是瓦顶,惨白惨白的墙在深灰色的瓦片衬托下显得格外萧瑟,哪怕灿烂的阳光毫无吝啬地铺洒在上面。

他还没来得及看全四周,就被唤了一声。


“喻先生,这边。”负责送他来的司机提着他的行李包。他行李不多,收拾时候可以说是一点留恋都没有地只带了必要的衣物和一些日常生活用品。

“喻先生?”司机又叫了一声。

“啊抱歉,”喻文州歉意地笑了笑,“那就劳烦带路了。”


这里是一个新兴的旅游小镇。不过由于地理位置偏僻,诸多设施还没完善,除了旅游季外,几乎没有外来人会前来,所以喻文州在走向旅店的一路上收到了不少注目礼。其中原因不仅是因为他这么一个外来人出现在非旅游季,还有是他一身当地少见的俊逸斯文的气质和总是含有笑意的双眸。

喻文州住在一家位于湖畔的小旅店,他是现时唯一的住客。老板夫妇一早就知道他会来,特地准备好了一桌家常便饭,等他在三楼唯一的一间房间里安顿好后下来一起就餐。


“喻先生,”明显比他年长不少的皮肤黝黑的老板给他倒了一杯茶,他瞄了茶壶一眼,继续听,“你放心吧,这里的人都不怎么关心娱乐新闻的!年轻点的都出门打工去了,剩下的大多是老人小孩,或者是我们这种开旅店的!都不是些什么爱八卦的人!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一段日子吧!”

“对对!”老板娘附和着,“每天三餐我们这里都有提供的,要是你想自己做也行!厨房都是开放的!”

喻文州露出他最得心应手的标准笑容,“谢谢你们。”

老板娘双手托腮说,“你们当明星的笑起来怎么都这么好看啊?”说完还瞥了自己丈夫一眼。

“你这眼神什么意思啊?”老板不满地开口。

喻文州听得出他们只是在借自己打情骂俏,有点好笑地弯了弯嘴角,没说话。

“不过,”老板娘迟疑地开口,“喻先生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啊?我第一次亲眼见到明星!”

“喂!”老板在一旁制止自己的妻子,刚才说了这里的人不八卦,他不好意思地看向喻文州。

没想到喻文州放下筷子,眼神认真地看着老板娘,“签在哪?”




“我没有!那不是我的!”

“消息传得很快。”

“从来大家都是捕风捉影。”

“我没有啊……”

“文州,这件事有点难办啊。”

“之前你不是说想休息吗?这或许是个机会。”


当晚半夜喻文州忽然惊醒过来。他浑身是汗,平时总是含笑的双眸此刻只有恐惧和不安。他擦了擦额上的汗,按亮手机,发现还不到凌晨四点。

他重新躺在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想起离开前最后的对话。

“好好休息,过些日子就好了。”

“恩。”


想着想着,他越发觉得不自在,决定下床去洗个澡。

今晚注定又是个失眠夜。



喻文州翌日是在午后才出现在一楼的。原本想要打趣说他赖床的老板娘在看到他实在让人无法忽略的严重黑眼圈后硬是把话吞了下去,只是问他午餐想吃什么。

他并没有什么食欲,但老板娘殷切的眼神让他不好直说便想了想,问能不能给他煎个太阳蛋和香肠。得到老板娘的点头后,他走向冰箱,给自己倒了一杯鲜牛奶。

给他安排住所的人很周到。这里有温和贴心的老板夫妇,舒适安静的环境,坐在阳台就能欣赏的湖畔风光。他现在坐在阳台,看着微微流动的湖水想,或许过些日子就好了吧。


吃过东西后,他又坐在阳台发呆。等过了好一会,他提出要出门走走。反正这里地方不大,人也淳朴,老板娘跟他说要是找不到路了,随便找个人来问就好,或者打个电话回来让他们去接。喻文州点点头,出了门。

今天他穿着白色的短袖POLO衫,米色的长裤,一双休闲鞋,从前不离身的墨镜被他放在房间的柜子里了。他慢悠悠地走着,发现路上很多人都朝同一个方向走去,他便跟着过去。

原来今天有集市。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他尽管知道什么叫集市,但这里是一个省外的乡村集市,他一时间充满了好奇。当地人说着他听不懂的方言在讨价还价,那边看摊的小姑娘还在上小学吧,水果摊的香梨好新鲜的样子。

水果摊摊主见他是外地人,就问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这里。

喻文州没回话,而是拿起一个香梨在手里掂了掂,说:“给我来四五个吧。”

最后他拎着一袋香梨在手上离开了人声嘈杂的集市,继续慢悠悠地走在乡村的小路上。


他走了好久好久。他想毕竟要在这里住上半年,兴许更长的时间也不一定,多熟悉一下环境没什么不好的,就是拿着一袋水果走了半天难免会嫌累。他把那袋香梨举高盯着,心想,早知道就先回旅店放下。

这里的人基本在太阳下山前就会回到家里,不再出门。路灯也是稀稀疏疏的排列着,并非每处都有。他眼看着天全黑了,掏出手机给旅店打了个电话说不用等他晚饭,回去后他自己煮。

常年的独居生活让喻文州练得一手称不上极好也能见见人的厨艺。他思忖着白天打开冰箱时看到的食材能做点什么吃的时候发现自己走到了一个空无一人完全不熟悉的地方,虽然这里哪都对他来说是不熟悉的。

他想要打开手机导航,发现信号弱得根本刷不出地图,只好放弃。他有想过要不要打电话回旅店,又觉得有点夸张,一个大男人还要人出来接。于是他决定继续走走,或许和快就能见到明亮的灯光。

可惜事与愿违。他愣是走了半个多小时都没能走出这个地方。喻文州叹了口气,心想丢脸就丢这一回吧,便把手伸向口袋。

此时,他看到前方拐角处走出了一个男人,手上拿着一根长长的竿子。



“喻先生!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老板娘见他踏入大门就急忙走上前,一脸担心地问,“不是出什么事了吧?”

喻文州手摸着后脑勺,脸上表情不太自然地笑着坦白:“我迷路了。”

老板娘听到有些不高兴,“迷路了就打个电话回来啊!”

喻文州清楚她只是担心自己,只好继续陪笑着。

最后是老板过来解围,“好了好了现在人都回来了。让喻先生先去洗澡换套衣服吧!你给他做点吃的去!”


喻文州真的回房间洗澡换了套衣服,不过他没有立刻到一楼去,而是脚还碰着地地半躺在床上。他想起刚才碰上的男人。



喻文州眨眨眼,定睛一看,发现面前的男人右手拿着的是一根鱼竿,左手提着一个工具箱。他以前也有去钓鱼过,清楚那是什么。

等男人走近后,他发现对方长着一双格外明显的大小眼,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但是他良好的修养让他隐藏了惊讶,反而是很平静地直视男人的双眼,露出标准笑容问能不能带他出去。

男人显然一开始也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喻文州所吓到了。他听到喻文州的拜托后垂眼看了一下对方手里提着的袋子,等再抬头时也跟着笑了,这令他的大小眼得到了一时的缓解。

“当然没问题。”


男人走在前,喻文州走在后。

刚开始没有人说话,加上周围原本就安静,一路上只能听到两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求助的喻文州有些局促地打破沉默,“钓鱼到这么晚啊?”

男人没有回头,“恩,不知不觉天就全黑了。”

“看来今天收获不怎么好?”喻文州看他没有提着水桶之类的。

“没有,今天上钩的不少,”男人此时回过头,从喻文州视线看过去他处于背光,看不清表情,语气却是带着笑的,“只是全放回去了。”

“哦?”喻文州听说过有些人钓鱼只是想要消遣时间,并不全是为了上钩的鱼。但对方只是个陌生人,他还是表示了适当的疑惑。

“很奇怪吗?”男人放慢脚步,与喻文州并排走着,这使他的脸又清晰地出现在喻文州眼前。

“不会啊。”喻文州甩了下手中的袋子,收回眼神看向前方,“每个人做事情都有自己的原因。”


走了不一会,两人就走到了一个喻文州能认出方向的地方。这里的灯光比较亮,喻文州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浑身散发出清清冷冷的气质,但时不时露出平和的笑容又能把拒人于外的感觉中和掉,给人留下沉稳冷静的感觉。身高与自己差不多,身形却比自己要瘦一些。露出在T恤衫外的手臂皮肤略黑,但他看到被遮住的皮肤和脸都很白,心中明白了一些事。

只是还没等他挑明,对方就笑着说,“这个时候来旅游的人很少见啊,”对于喻文州的迷路,任谁都明白,“会迷路的,只有游客。”

“你不问为什么现在会来吗?”喻文州心想你也是外来人啊。

男人保持着微笑,慢慢地开口,“每个人做事情都有自己的原因。”


“喻文州。”

他伸出右手想和对方握手,才想起对方双手都拿着东西,只好不好意思地想收回手。

没想到对方见状还特地把钓鱼竿换了只手拿着,接着同样伸出右手,跟他的轻轻握在一起。

“王杰希。”


评论(1)
热度(22)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