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十指紧扣.二

十指紧扣


二.


第二天下午,当喻文州出现在卫生站的时候,王杰希正在哄一个闹别扭的小男孩。他穿着白大褂,脸上的口罩只挂在左耳上,右手拿着医用手电筒,张着嘴发出啊—的声音。大概是明白每次到这里就要打针或者吃药,男孩怎么都不肯听他吩咐,直接哇地哭了出声。

喻文州站在门边看着他,轻咳了一声,“王医生。”

王杰希早察觉到门口站着人,只是没想到会是喻文州。他记得昨晚并没告诉对方自己是这里的医生,却也没直问,“喻先生不舒服吗?”

“没有,就过来看看。”喻文州浅浅地笑着。

“抱歉,你先等一下。现在刚好有人。”王杰希边说着话边伸手把坐在面前的男孩抱在怀里,面对着自己。

“小康乖,”他抬手蹭了蹭挂着泪的脸,“给王医生看看喉咙好吗?”

“不要!我不要!”小康甩开他的手,委屈地哭诉:“王医生坏人!上次好痛!”这分明还是记着上次打的针。

王杰希耐心地哄着,“我又没说这次也要打针,也许连药都不用吃也不一定。”

小孩子很好哄的,听到也许不用吃药,哭声一下子就停了,“真的吗?”

看着眼前的男孩眼眶还淌着泪珠就用期待的语气说话,王杰希的语气更加温柔,“恩,不过我确定要是现在不给我看喉咙的话,过两天就一定要打针了。”

一直在看戏的喻文州听到这里实在忍俊不禁,哪有人会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着恐吓的话。

不过这招似乎很好用。小康闻言果然乖乖地张开嘴巴,还跟方才王杰希一样发出啊—的声音。

王杰希让人先坐回原来的椅子上,叫他再来一遍,拿起放在桌上的手电筒,认认真真地检查着。

全检查好了之后,他收起听筒,在诊疗本上写了一些只有他才看得懂的字。等他回过头看向小康的时候,对方一张满是泪痕的小脸,外加小眼神既紧张又期待,让他忍不住笑了。

“这次是你奶奶太紧张了。”他站起身走向一旁的洗手台,用水湿了下毛巾,走回小康身旁蹲下来,轻轻用力给他把脸擦干净。

“不用打针,也不用吃药。不过……”他故意的停顿,语气严肃地说,“这几天都不许吃冰知道吗?”

“知道!!”听到不用打针不用吃药已经笑起来的男孩完全没被禁止吃冰所影响情绪。

“你啊,”王杰希没好气地戳了他的脸一下,“等下我还会跟你奶奶说一下的。”

等他重新站直身,与已经走进屋里的喻文州四目相对才想起对方的存在。

只是正当他想开口说话的时候,一位上了年纪的婆婆快步走了进来。

“王医生,不好意思啊刚有点事。小康他没事吧?”

小康一看到来人就跑了过去抱着她的手撒娇,“奶奶,王医生说不用打针,连药都不用吃!”

王杰希走上前摸着小康的头,说,“恩,多喝点水就行了。不过不许吃冰!”

“不吃不吃!”小康抬头朝他展现出灿烂的笑容。

 

 

 

等两人离开之后,王杰希终于能好好跟喻文州说上话。

他们坐在平时人多才派得上用场的长木椅上,中间隔着能再坐上一个人的距离。

不待对方询问,喻文州就先开口坦白是问过旅店老板,得知他是村里的医生,就过来看看。

“你怎么就觉得人家老板认识我?”王杰希侧过头看着他。

“你是长期住在这里的外来人,”喻文州回视他,语气中带着调侃的意味,“不会有人不认识你。”

王杰希挑眉,目光在对方的脸上打了个转,“你不会长住,但也不会有人不认识你。”

“说不定啊。”喻文州迟疑地补充道,“原因也不一样啊。”

王杰希看着对方有点沉重的表情,一时没敢确定对方说的不一定是针对他的前半句还是后半句,便没再说话。

打开新话题的是喻文州。

“这里只有你一个医生吗?”他抬眼环顾了四周,平平常常的村卫生站。

“基本上是。偶尔县城会来医生。”

“护士也没有?”

“有一个,不过刚好今天有事请假了。”

“只有你一个很累吧?”

“还行,碰上的都只是小病小痛。”

接下来,喻文州都留在卫生站跟王杰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无关痛痒的话直到日落,期间没有别人来过卫生站。

 

王杰希想不通。

喻文州说过来看看,他可以理解成是以防以后有个万一也懂卫生站怎么走之类的。但他完全想不到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能令对方在这里逗留了大半个下午。他俩现在一起坐在桌前,喻文州坐的是病人的位置,要是有第三者在场,肯定会被他们没营养的对话闷着。

他的家就在卫生站楼上。他看着时钟,该是晚饭时间了。但眼前的外来入侵者并没有任何想要离开的意思。

他想了下,委婉地说,“喻先生再不回去,老板娘又该担心了。”他们的对话中,喻文州提到了昨晚回到旅店后的事情。

喻文州怎么会不懂这话背后的意思。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露出标准笑容,“也是,再不回去就要给人添麻烦了。”

跟这人说话也太累了点,王杰希腹诽着,还有笑容也太假了点。

 

王杰希把人送到门口,昏昏暗暗的灯光下喻文州朝他挥挥手道别。

 

当晚他洗完澡后用房间的电脑上网,打开浏览器历史记录,点开了一套电视剧。屏幕上的那个几个小时前才见过真人的男主角说着他听不懂的粤语,他只好像昨晚一样分神边留意剧情边看着字幕。

 

 

 

 

喻文州在十四岁就加入了艺能训练班。在那里他与其他学员一样学了很多东西,几乎偶像明星需要学的他都学了。刚开始在训练班他并不被看好。现在的偶像明星懂乐器是很吃香的事,但他就是不够别人学得好。不过上天是公平的。他有着比别人优秀的作词作曲能力,出于这点,有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看中了他。跟他同时被看中的还有一个从训练班就被看好会成为天王巨星的少年,叫黄少天。

后来他们以双人组合形式出道。当时可算是红遍了整个以粤语为基本语言的华南圈。唱而优则演,这是娱乐圈常见的事。而且他明显地在演戏方面要更为出色一点,公司也很乐意在这一方面培养他,从电视剧到电影都能看到他的身影。经过好几年的沉淀,他在国内娱乐圈成为了一个举手投足有些分量的当红明星。

但娱乐圈向来都是喜新厌旧。

新生代人才辈出,纵然是刚出道被看好前途一片光明的两人也一时半刻被逼上了穷途。

某次有个原本要求他们一同出席的酒会,但黄少天因为前些天拍下水戏感冒发烧不能到场,于是乎当晚几乎所有的酒杯都朝他一个人袭来。

同场的有一位地位很高的名导演。经纪人跟他说了,要是在他的电影里当上男主角,就能摆脱掉现在半红不黑的状态也说不定。

说不定,这种含糊不清的词最适合形容娱乐圈了。

就为了这个说不定,他参加了那位导演提议的二次会。期间又喝了多少酒,他根本就记不清。深深刻在脑海里的只有几颗彩色的药丸和后来出现的穿着制服的人。

 

第二天的娱乐头条想都不用想,名导名演员聚众涉毒。旁边还附有他挡着脸被戴上车的配图。

喻文州虽然喝得昏昏沉沉,但他一直坚称自己没有碰那些药丸。事实也是如此。经过一番调查后,证明了他的清白。但是一切都晚了。即使他没有碰又如何,他原本的形象是健康积极的,现时又不如当红时的影响力,很多广告商都纷纷撤了,甚至有些谨慎的广告商不惜违约提前结束合同。网上的评论也出现了“也许是他后台强才给隐瞒过去的啊”这种的话。

 

“从来大家都是捕风捉影。”

 

当时他一个人呆坐在位于高楼的自家客厅里。

他转头看向落地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有灰茫茫的天。

 

经纪人先来到他家,看到他这幅无精打采的样子,也不禁有些心疼。他跟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好几年了。这两人都不是那种会端架子的明星,一个是人前幕后都沉着温和,一个是人前幕后都自由奔放。

“文州,”他扶了扶眼镜,思考着该用什么措辞,“这件事有点难办啊。”

喻文州没答话,保持着沉默。

这时门铃响了,是黄少天来了。他是从片场过来的。喻文州的事对他不可能没影响的,但是明显要小得多。有些好笑的人还在网上评论说他碰上一个这么不靠谱的搭档真是不幸啊之类的。他看到的时候气得不行,恨不得亲自回复那些什么都不懂就乱说话的人。

他坐在喻文州身旁,伸手拍拍对方的大腿,“文州,会没事的。”他在知道出事后很懊恼为什么当时自己生病了,要是有他在旁边的话,喻文州也许就不会碰上这种事。但喻文州听到后只是冷静地说,要是他也在场,只会两人同时出事。

喻文州终于有反应,他抬头看向还站着没有坐下的经纪人,“公司的意思是什么?”现在记者会也开过了,他相信公司也有所安排。

经纪人又扶了扶眼镜,犹豫地开口,“给你放个大假。”

喻文州有猜到是这个结果,“多久?”

“半年。”

先反应过来的是黄少天,“半年会不会太长啊?等换话题的话三个月就够了啊!文州又没碰那些东西!”他和喻文州的多年好兄弟形象不是特意打造出来的。

“半年刚好。虽然说娱乐圈一般三个月就能换一次热门话题。但这种事很棘手,正所谓丑事传千里,坏事永远都更容易被记住。我们只能谨慎行事,毕竟难防会有对手公司利用这个跟媒体做交易。正常来说,半年足够了。”经纪人耐心地解释。

“那要是到时也没被忘记了?”喻文州一阵见血地提出问题。

经纪人支支吾吾地没正面回复他,只是一味地强调等时间冲淡就好。

 

等经纪人送黄少天去下一个工作后,他接到了老板的电话。

“之前你不是说想休息吗?这或许是个机会。”

想休息这样的话明白人都知道只是随口说的,但现在却成了像是他主动要求的一样。

喻文州无奈地应着声。

 

之所以选择那个小镇,是经纪人介绍的。他要前往的旅店的老板是经纪人的多年好友。那边拍胸脯承诺说那是个很适合他的地方,是一个可以暂时远离娱乐圈的地方。

 

“好好休息,过些日子就好了。”

“恩。”

 

 

 

 

 

事实上在白天的时候,由于从旅店前往卫生站的路有点复杂,喻文州在问过旅店老板后还是不好把握。免得浪费时间和脚力,他决定向经过的大娘问路。

大娘说可以领他过去,他原本想要拒绝的,但对方很是热情他也只好接受这份善意。大娘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从城市来的,边领着他走边问:“你是王医生的朋友吗?”

“昨天王医生帮过我。”喻文州心想,他们会是朋友的。

大娘当他是身体不舒服得到了王杰希的帮忙,没多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开始自顾自说起了关于王杰希的事情。

 “王医生刚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最多一年他就走了。你看他年轻有为,铁定是在大城市的医院也能出人头地的人才啊!没想到他竟然三年来没有离开过,逢年过节也没回过家。唉,说实在,我们都挺过意不去的。”大娘语带惋惜。

“王医生真是个不错的人。”喻文州点点头。

“就是!”大娘对他的评价十分中意,“他不仅有能耐,脾气又好,对谁都客客气气的!我们这哪家闺女不想嫁他做媳妇啊!就算跟你走在一起,这里的小姑娘眼光都只会围着他打转的!”大娘并不清楚他的身份,这个对比只是她看眼前年轻人气质出众而随手捏来的。

 


思之及此,走在回程的喻文州默默在心中举双手表示赞成。

即使是他,眼光都是围着王杰希打转的。

 


tbc.

------------------

治疗第二步(


第一次涉及这种题材,要是大家有疑惑的话可以提出来,捉虫也是OK的,谢谢。

评论(6)
热度(21)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