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十指紧扣.三

十指紧扣


三.

王杰希说他是这里唯一的医生,来自城市的喻文州大概会认为这是很平常的事。

事实上,一般村诊所是不会只派一个医生坐诊。他之所以会是唯一的医生,并非出于他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他所在村庄的位置是这一带最偏僻,人口也是最少的。再者,这里的人生活很规律,生活环境又好,会生病也不会太严重。至少三年来他都没有遇到什么疑难杂症。和他一起工作的女护士姓夏,是个一考到证书就回来的本地人,王杰希来接手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这里工作,年纪比他要大上好几年,他便叫人一声夏姐。

这样的工作环境是有好也有坏。好是压力不大,坏是弹性太小。

他刚来的那会儿,很少离开诊所。再加上他就住楼上,可以说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守在那里。夏姐也好,村里的人也好,这一切都是看在眼里的。他们心想要这个从大城市出来的年轻医生来这里已经是委屈他了,便主动说平时也没有多少人会来,王医生看着情况可以偷个闲啊没必要全天候守在那。

一开始,凡事认真对待的王杰希怎么都不肯听,说既然他来了也是这里唯一的医生,怎么能偷闲。但渐渐时间长了,他发现正如其他人所说的,平时真的没有多少人会过来,也就开始放些书在桌上,没事做的时候就翻开看看。

他带来的书不多。还好这里再怎么交通不便也是能在网上买书的,所以第一年的空闲时间他几乎都是看书度过的。

得知他那年春节也不回家,夏姐就自告奋勇说帮他一起大扫除。她知道王杰希平时爱看书,帮忙收快递也不是没有过,但没想到竟是这种程度。她到了楼上放眼望去,几乎哪都放着书,中英文的什么题材都有,便感慨道这里可能比他们那的小书店里的数量还要多。

“王医生,你再这么宅下去,小心长蘑菇啊。”夏姐看着眼前正在把书分类的年轻医生,开口提醒,“我们这里不论男女,皮肤最白的就数你了!”

王杰希回头朝她笑说,“你要是赶我出去跑两圈,这里又会变得没医生了啊。”

夏姐撇撇嘴。

经过一年的相处,这里的人都清楚王医生是个看上去很严肃,实际上很温柔的人。而长期一直工作的她要比别人知道多一点点,就是向来中规中矩的王杰希总会说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话。比如现在,她深深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不行不行,”她放下手里的抹布,走上前,“我们的医生不能是全村身体素质最让人担心的!”

王杰希看着她那张明晃晃写着“我有企图”四个大字的脸,挑起了眉,“那怎样才行?”


也不知道夏姐用了什么手段,几乎全村人都来劝王医生平日要多出来走走做做运动,不能老闷在屋里,不然要得憋出病。王杰希心想他是个医生,再怎么样都不会因为这个把自己憋出病的,但对于充满善意的劝说,他是由衷地觉得很窝心。要知道,这些人都把他放在了比“要是突然有事找不到医生”还要前的地位去关心。


他想,或许他可以在这里待上一段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


最后他答应了夏姐的父亲提出的“有空就陪我去钓钓鱼吧”。离诊所很近的湖边偶尔就会有人去那边钓鱼,王杰希考虑到各种因素,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

夏姐刚开始对此有点不满,说这只是换个地方宅。不过,听到王杰希再次强调说要他宅了这么多年的身体去做激烈的运动是真的会让这里失去一名医生,她也不得不接受了。

“好吧,起码晒晒太阳也是好的。”在她心中,早就当这个年轻医生是弟弟一样。王杰希喜欢照顾别人,那就让她偶尔来照顾他吧,“反正我都在这!有什么立刻通知你也来得及!”

“恩。”王杰希难得地冲她露齿一笑,“等我皮肤晒黑了不能打也能看,你说是吧。”


于是王杰希便看着情况陪夏大爷去离诊所很近的湖边钓鱼,偶尔听听老人家说说过去当地发生过的事情。

后来等到他对钓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夏大爷却因为某次不小心弄伤脚让脚部旧患死灰复燃而被勒令不能再去危险的湖边。他只好从二人行变成了一行人。很少会有年轻人能耐得住独自钓鱼的沉闷,一整天下来没有一条鱼上钩的事情是常常发生的。王杰希在这方面表现出来的从容沉着,又替他在村里人心中咻咻咻地刷出了另一份好感。



喻文州过了几天才又出现在诊所里。

“王医生。”喻文州打着招呼走进来。直到走近他才发现王杰希穿着白大褂坐在位置上,背对着大门,正和在身后药房里的人说着话,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半个小时前你就该出门了!你走吧!”一把女声从里头传出来,喻文州想应该就是之前刚好没碰上的护士吧。

“我有预感有人会来。”王杰希依然背对着他,语气中带着点笃定。

“你的预感算什么,我作为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不会有……”夏姐边说边从药房走出来,看到朝她微笑着的喻文州一下子噤了声。

“怎么了?”王杰希看她突然不说话看着身后便转过身,也同样地发现眼前的喻文州。这回喻文州微笑的对象换成了他。

喻文州见他看着自己便加大了笑容的弧度,问,“王医生要出门吗?”



等与夏姐互相介绍过之后,喻文州又问了一遍王医生是不是要出门。夏姐先一步回答说他是去附近的湖边钓鱼。他便沉吟了一下,说他好久没去钓鱼过了不知王医生能不能带上他一起。


喻文州背着手,走在与初见当时一样右手鱼竿左手箱子的王杰希的身后。

“要我帮你拿吗?”

“不用,我自己就行了,谢谢。”


等到了湖边,王杰希熟门熟路地走到一颗大树下面,打开工具箱开始了钓鱼前的准备功夫。

喻文州这才发现他们出来没有带板凳之类能让人坐下来的东西,“王医生都是站着钓鱼的?”

王杰希不作声只是伸出手指

喻文州随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那边依然是大树笼罩的阴凉范围内,却是比这边多了一些勉强能坐人的石头。

王杰希知道他在疑惑什么,“以前跟夏姐的父亲一起来的时候是会带上椅子的。但后来变得只有我一个人,发现带椅子实在麻烦,于是只带上必须的东西就过来坐在石头上。”

他想了下,“那看来椅子都不是你准备的?”要是椅子放在诊所的话,王杰希明知他也要跟来,理应是不会不带上。

“恩,”在他们说话的期间,王杰希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站直身子眼神平静地看向喻文州,“抱歉,我一时忘了。不过喻先生应该不会介意?”

喻文州笑着抬手扬了扬,“当然不介意,是我自己要跟来的。”

他们两个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分开坐着。王杰希已经习惯了一个人钓鱼,再加上钓鱼原本就不能吵,两人从一开始就陷入了沉默。但让王杰希惊讶的是,这种沉默并没有产生一丝的尴尬。正当他思考着这种好朋友间才会有的不尴尬的沉默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的鱼竿动了起来。

他立刻熟练地操作着鱼竿,很快就把鱼钓上来了。

在一旁看着的喻文州轻轻地鼓起了掌,“王医生好厉害。”然后他看到王杰希把鱼从勾上放下来后又抛回湖里。

“原来是每次都不带回去啊?”

“以前会带回去的。”王杰希走回大树下重新弄了鱼饵。

等走回喻文州身边才说,“一个人带着水桶也有点不方便。”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表示理解,提出了另一个疑问,“王医生怎么都不会晒黑啊?”他原本以为对方是因为会戴帽子才让脸没有晒黑但却没有,难不成是涂了防晒。

“这个啊,”王杰希想起夏姐提出同样问题时张牙舞爪的样子,“我的脸晒不黑。”

喻文州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若干尴尬。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晒不黑脸这种事实在称不上是值得骄傲的事,尤其他在娱乐圈看多了特地去晒得一身从脸到脚都古铜色的男明星。

“呵呵,那还真是天生丽质啊。”理解归理解,一时兴起的喻文州选择了开口调侃。

换来的果然是对方不满的眼神,他便笑得更欢。


翌日,早到了的夏姐一看到王杰希下楼就抓住他问,“那个人是不是明星的那个喻文州啊?”她毕竟是在城市生活过的人,又是女性,会留意娱乐圈也不足为奇。

王杰希穿上搭在手臂上的白大褂后才回答,“是啊。”

得到了肯定答复后,夏姐有点激动地说,“我就说第一眼看到怎么这么眼熟!而且他还直接说自己就是喻文州!”

“他好像不想别人知道他的身份。”王杰希看到她表现出意料之中的反应,便开口提醒。

夏姐哦哦了两声,继续发问,“那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啊?之前听说的外来人就是他吧?”

“是他,”王杰希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至于理由,我也不知道。”

“他没跟你说啊?”

“没有。”

“那你问啊。”夏姐像是谴责他的漠不关心一样,“都一起去钓鱼了!”

“这能算得上什么,”王杰希觉得好笑,“况且他应该不知道我知道他的身份。”

“啊?在他面前你都装不知道?”夏姐惊讶地问。

“他又没问我知道不知道。”王杰希说着话打开抽屉,里面放着一本侦探小说。他看了两眼又重新关上了抽屉。

夏姐觉得他这话有种哪里不对的感觉,但也不计较,心想今天八卦就到这里吧。


到了下午,喻文州又来了。不同于前两次都是空手而来,这次他拿着一个水桶和两张小板凳。

“之前王医生帮过我,都没真正道谢过。”他笑着朝王杰希晃了晃手上的东西,“这个就当作谢礼吧。”




评论(8)
热度(21)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