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十指紧扣.四

十指紧扣


四.

最近大家都发现了那个来自大城市的帅小伙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到诊所报到。护士大姐有好奇地问过他怎么老往这边跑,喻文州当场展现了他多年在娱乐圈里习得的说话兜圈子技能。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心思清晰的旁观者王医生并没加入对话。于是一番对话下来,夏姐都忘了自己一开始问他什么了。


他有时候会跟前去看病的人聊聊日常,有时候会拿起王医生放在桌上的书捧在手里看,有时候会无所事事地低头玩手机,有时候单手托着下巴嘴角噙着笑意听护士大姐说王医生以前的事,有时候还会帮忙哄因为打针而哭闹的小朋友。


“不哭的话,哥哥请你吃糖。”喻文州蹲在一个放声大哭的小女孩跟前,手里拿着一颗彩色包装的糖,柔声哄着。

“这招没用的。”站在旁边的王杰希听到他的话后不得不在内心吐槽,都能当人家的爸还自称哥哥。

王杰希身高很高,于是喻文州有点困难地差不多九十度角昂起头,一脸无辜地看向对他语气冷淡高高在上的王医生。

被看得莫名心里发毛,王杰希叹了口气也跟着蹲在小女孩面前,语气一下子变得很温柔,“现在只打一针,要是现在不打,过两天可能就要打两针了。”

又来了,温柔的威胁。这回轮到喻文州默默吐槽。

小女孩兴许是以前就被这么威胁过,并没有吃王杰希这一套,反而变本加厉地哭得更凶,眼泪一颗接一颗地流下来,完全不给蹲在跟前的两个大男人面子。

一旁的爷爷看到这一幕后急忙说,“都别哄都别哄!生病了就要打针!”他们都知道王医生不到不得已都不会给小孩子打针,吃药也是能免就免。既然现在说要打针,就一定要打。

病人家属都这么说了,王杰希轻轻地拍了拍小女孩的头,先一步站起身,喊了一声夏姐,便重新坐回医生专座。

喻文州觉得再没自己的事,就跟着站起来,回到原来的位置上拿起书继续看。

过了好一会,人都走了,王杰希才抬眼看向坐在角落里认真看书的喻文州,心想他看的不过是寻常小说,稍微打断也不成问题,才开口,“糖衣炮弹用多了就没效了。”

喻文州听到后把手上的书反过来放在膝盖上,回应王杰希的眼神,笑说,“原来是经验所谈。”

“刚开始的时候我抽屉里放着一大把的糖。”他伸手敲了敲抽屉,发出“叩叩”的声音,“一次两次管用,后来就完全不行。”还试过被扔回来砸到脸上这种事王杰希并不打算坦白。

可惜天不从人愿。

“有一回,王医生被扔了一脸糖呢!”夏姐从药房探出头笑嘻嘻地补充道。

“只有一颗,哪来的被扔一脸。”王杰希立刻反驳她,再回头看喻文州的时候,对方笑得正欢。

经过几近大半个月的相处,他发现喻文州最擅长的标准笑容的出现频率越来越低,甚至偶尔还会笑得毫无明星的自觉。他不敢确定喻文州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对他身份的了解,但看到对方散发出来的气息明显比初识时要来得亲近得多,他也是喜闻乐见的。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甘心被取笑。

“有这么好笑吗?”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喻文州看他这样也只好敛了脸上笑意,只是眼底的满溢笑意却是藏不住,“对小孩子用糖衣炮弹没用,不知道对医生能不能起作用呢。”说完站起来,把膝上的书放在椅子上,往王杰希的方向走过去。

“不生气的话,哥哥请你吃糖。”说完,他笑着朝王杰希摊开手心,露出刚才那颗彩色包装的糖。

王杰希心想这家伙真会占人便宜。他上网查过喻文州的资料,年龄那里写着的分明是个比他小的数字。

“你怎么就敢肯定我比你小啊。”他说着伸手接过那颗糖果,握在手里。

“我知道你比我大,”喻文州看他接过了糖果,脸上的笑容弧度更大,还朝他眨眨眼,“夏姐说的。”

“那你自称哥哥是什么意思?”王杰希看着眼前意味不明的人。

“想占你便宜啊。”不假思索的回话,喻文州的语气就像是他昨晚看的电视剧大结局里,也是这个人,跟女主角说“想对你好啊”一样的清爽。

王杰希皱着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在一旁看戏的夏姐的爆笑声。


当天下午断断续续有人过来,他们也就没有出门钓鱼,喻文州也没有走,继续坐在角落看他手里的书。

等时间差不多,夏姐也告辞之后,喻文州还是没走。

王杰希脱下白大褂,看向那个从刚才开始就看着自己的人,“喻先生还不走?”

喻文州走过来把看完了的书放回桌上,稍微抬头看着他,“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好。”

王杰希当然没小气到一直怨念在现在,只是一时忙起来没再讨论这件事,没想到对方以为他真生气了。

“没事,我根本没放在心上。”

“不行,我给你赔罪吧。”

对方语气很坚持,这令王杰希依稀感觉到他是带着明确的想法,主动问:“你打算怎么赔?”



方圆十里公认的白大褂王子王杰希有点没能反应过来眼前的情况。

那双在荧幕上拿过麦克风,弹过吉他,紧紧抓住过奖座的好看的手现在自家厨房里,杀鱼。


喻文州说的赔罪,就是给王杰希做一顿饭,重头戏就是清蒸鱼。他说老家的做法很简单,只要有葱姜盐油蒸鱼酱油就行了,还笑说王医生昨天钓到两条鱼应该不会已经全吃掉了吧。

王杰希看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又回想起白天的事,便没问怎么敢肯定他家有蒸鱼酱油,这家伙绝对是记得他之前某天在钓鱼时随口说过的喜欢清蒸鱼。


喻文州穿着当初夏姐给买的绿色围裙,手法极其纯熟地把鱼给杀个片甲不留。王杰希看他面不改色地把鱼肠鱼泡等内脏掏出来的时候想起以前在学校观摩同学解剖的情景,不禁有点汗颜。他把导致这个联想的源头归咎于喻文州的外表气质,要是他能长得更像一个渔夫,他一定不会想起医学院的事。

不一会,华南地区公认的白马王子——他实在觉得没必要加个前字——就完成了所有功夫,把鱼放进锅里,回头冲他笑,“等十分钟就好了。”


虽说是喻文州主动说给他赔罪做饭,但身为主人的自觉让王杰希不得不开口问有没有别的需要他帮忙。得到了不算意外的拒绝后,他也没离开厨房,继续站在门口看着俨然大厨风范的大明星。

“我以为像你这么忙的人不会自己做饭才对。”他边说边转移身体的重心让整个人靠在门框上,淡淡地开口。

喻文州没有回话,认真地对付手上的红萝卜,等把红萝卜雕出了花的形状后才看向王杰希,得意地朝他扬了扬手上的自信作,“你看。”

王杰希弯了弯嘴角,“厉害。”

被夸奖的人笑得更加得意,弯下腰把装饰品放在一旁准备好的碟子边缘上,“以前有过一次演厨师的机会。”

他的语气平淡得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但王杰希听在耳里却觉得这句话背后必定有其中的故事。娱乐圈的人情冷暖,即使是只看过报纸上娱乐版的普通人也能说出一大段感慨。既然当事人能平淡面对,他又何必追问往事。

喻文州直起身后,在洗手台清洗过双手后才又慢慢地开口,“王医生看过我哪部戏吗?”


听到这个问题,王杰希第一反应是想起放在抽屉里那本侦探小说,回答的却是,“你演西关少爷的那部。”

“哦?”喻文州对这个答案有点惊讶,“我记得这部戏没有出国语配音的?”

王杰希耸耸肩,“是没有,不过有字幕,而且排在搜索列表第一位,顺手就看了。”

“特地去搜的?” 

“恩。”王杰希并没有理会这个疑问里深了几分的惊讶,低头看了下手表,“你不揭开锅看看吗?”

“不用担心。”被转移话题的人也不计较,笑着说,“我可是大吃货省出身,蒸鱼这点小儿科是不会有问题的。”


喻文州并不奇怪王杰希知晓他的身份。他虽说不上红遍大江南北家喻户晓,但他的知名度能让前几年长居过大城市的王杰希听说过他的名字看过他的戏,也是很正常的事。

只是两个极少对别人私事究根问底的人没有对此多加讨论。钓鱼时两人对话甚少,在只有两人的饭桌上再不说话就太奇怪了。一旦话匣子打开了,他们的话题从一开始的围绕这个小地方,发展到后来是发现原来两人都曾到过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


“我有同学在那边念书,就过去玩顺便避过了一年冬天。”

“哦,我是去拍旅游特辑,也是选了那边的夏天过去的。”

“有去潜水吧?”王杰希又夹起一口鱼肉放进嘴里,嫩滑爽口,比他昨天做的可不只是略胜一筹而已。

“有,那可是节目的重点。”喻文州看着他碗边一小堆鱼骨,笑了笑。

“好玩吗?”又夹了一口吃掉。

“好玩,冲浪也好玩,” 

“我都只是坐在太阳伞下看看海。”

喻文州和他一起用筷子给鱼翻了个身,好让另一半的鱼肉更容易被夹起,才打趣地说,“王医生坐在伞下怕的不是晒黑,而是中暑吧。”

王杰希顾不得筷子还含在嘴里就瞪了他一眼。


饭后喻文州提出让他来洗碗,却被房子的主人义正辞严地拒绝了。

“大吃货省出身果然名不虚传,洗碗就留着我来吧。”


评论(6)
热度(19)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