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要谈个恋爱吗. 一

这个排版bug了,反正没有打tag,就等全写好了再重新po好了



私设多,非原著向
































































































































































这是王杰希第四次陪喻文州看房子。
































































第一次对方嫌地段太偏僻。
































第二次对方嫌房子过于光亮。
































第三次对方嫌房租不够理想。
































































这是第四次。
































































“这一带旺中带静,楼下就有超市食肆,位于双地铁上盖,巴士站就在距离十分钟的位置,”王杰希跟着喻文州在房子转来转去,说,“坐向也很符合喻先生你要求的稍暗一点,太阳能照射到的就只有阳台那边。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的房租很适合你的要求。”说完,他抬手推了推挂在鼻梁的眼镜。
































































“嗯,不错。”
































































总算是听到想听的话了,王杰希不禁在心中叹了口气。喻文州是王杰希大学的学长叶修介绍过来的。坦白说,按照他现在在地产经纪公司的地位是不需要亲自招待喻文州这样的客人。怎样?就是,佣金少的人。当喻文州说出理想房租的数字的时候,他就觉得叶修在坑他。但碍于叶修的人情,和眼前这个人总是彬彬有礼的,谈吐得体大方,笑容清爽温柔,实在是让他有点无法抗拒。只好拿出几年前刚入行的态度来应对。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喻文州回过身来,问,“为什么只租半年也能是这个价格?”尽管这个房子不太光亮,所谓的双地铁上盖根本就是卡在两个地铁站中间的地段,但这个数字也还是太令人讶异了。
































































“听说是上一任租客突然搬走了,房东不想丢空太长时间,就愿意便宜点放个短租。”合情合理的理由。
































































“噢,”喻文州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冲着王杰希一笑,“那就这里吧!麻烦你这么久真是抱歉呢,王先生。”前前后后,王杰希整整用了快三个月才帮他找到这里,就凭他给的不多的佣金。
































































“没什么的,这是我应该的,”王杰希报以一个礼貌的笑容。
































































>>>>>>>
































































王杰希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试过这么晚下班了,毕竟做他们这一行,也没有什么加班的必要,最多就是超点陪时间很难协调的客户看看房子。他之所以留到这么晚是有房子出事了。前不久他负责的租客打给他说,对面的房子有人自杀了,问他能不能退租。答案当然是不能,但是整个交涉过程却很麻烦。基于对房东的尊重,他不得不打电话给房东交代了情况。谁知道租客要求要他安排和房东见面。他负责的客人大多数是非富则贵,于是两方都不好得罪。好不容易经过几个小时的协商,执拗的租客才愿意离开,尽管充满了怨气。
































































当他把车停在家楼下的停车场的时候,突然听到肚子叫了,他才想起来只在傍晚时分吃了一个三文治。同时他也想起了家里早已经是弹尽粮绝,只好走向附近最近的一间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深夜的便利店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店员在值班。他推开门,听着机器发出的“欢迎光临”,找到放着方便面的架子,拿了一盒最近广告很厉害的某品牌的香辣口味方便面,走向收银台。
































































不料却听到一句,“王先生?这么巧啊?”
































































有点耳熟的声线声调,他定睛一看,才发现,“啊,喻先生。”
































































>>>>>>>
































































他笑眯眯地说就让他请吧,再送一对鸡翅和一杯热蜂蜜茶,就当作谢谢王杰希给自己找到至今三个月都住得称心如意的房子。虽然不是什么厚礼,但王杰希还是诚心地说了声谢谢,毕竟人家也不是应份替他买单。
































































在王杰希坐在便利店里吃着方便面的时候,喻文州也趁着店里没有别的客人坐在王杰希身边的位置和他聊了天。喻文州说新来这里的兼职,几乎都是夜班。他并没有对此感到奇怪。当时在签约的时候,他有瞄到对方的身份证号码。喻文州比他年轻个七八年,22/23的年纪在便利店打工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
































































“怪不得我时不时早上过来买早餐都没有见过你。”
































































“白天有别的事,所以就跟店长说尽可能安排我上夜班。”
































































“噢,”王杰希吞下一口面后,说,“听叶修说,他是你的客人?不会是这里的客人吧?”他知道叶修不住这边也不在这边工作。
































































喻文州听到后有点怔住,似乎觉得王杰希说了很奇怪的话。
































































王杰希便有点拘谨地笑了笑,“我说错了什么吗?如果是的话,我给你道个歉。”
































































没想到回过神的喻文州噗嗤地笑了,这是王杰希第一次见他笑得有点像个孩子。
































































“不不不,”他摆摆手,“叶哥这么说的吗?”
































































王杰希点点头。
































































“这个微妙的说法还真是叶哥的风格,”喻文州挠了挠头发,说,“不过他也不算说错,所以你也没有说错,也就没什么需要道歉的。”
































































王杰希又点点头。既然对方似乎并不想多在这方面聊下去,自认是识趣的他立刻打住话题。
































“你上班时间这么跟客人闲聊,不怕店长回头找你算账?”他抬手指了指角落的监控摄像头。
































































喻文州耸了耸肩,“店长人挺好的,而且这也没别的人,我就不算耽误工作啊。”
































































































当王杰希喝下最后一口已经变凉的蜂蜜茶之后,他才戴上因方便面的蒸汽而摘下的眼镜,起身把东西都扔进垃圾桶。喻文州却忽然问他度数很浅是嘛?他嗯了一声,想了想又补充道左眼一百多右眼正常视力。对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
































































































































































多年后,王杰希在某个清晨才想起,那晚的喻文州也很识趣呢。
































































































tbc

































































评论
热度(5)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