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十指紧扣. 五&六

试着来填两年前的坑

把之前写的稍微修改了一下

      

真是不敢相信写了这么长(望天


十指紧扣


五.

那天晚上之后,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关系就像是戳破了那层似有似无的砂纸,终于有机会看清楚彼此。喻文州午后便会出现了诊所,王杰希每次去钓鱼都会带上他。他们没有什么特别话题,却依然是能聊个天南地北。喻文州原本就觉得王杰希有意思,一段时间的相处来更是让他越来越喜欢和这人呆在一起。王杰希则是渐渐发觉喻文州很有意思,大众眼中的谦谦君子在他眼中有时候无赖得像个大小孩。


“我说你,不觉得来我家蹭饭的频率有点太频繁了吗。”

喻文州无视那个句号,笑眯眯的,“是杰希上次说欢迎来吃个便饭的。”



上次指的是,王杰希某天发现家里疑似有老鼠便决定来个大扫除,顺便把书都整理一下,看看有没有村民想要借阅的。喻文州知道后就主动请缨,王杰希原本是习惯性地拒绝,出于不好麻烦别人。但喻文州当天还是不请自来了,他也不好再纠结。谁知道喻文州把一箱子的书搬下楼的时候一不小心踩空了楼梯。还好他反应快,只是抱着箱子朝墙的方向压过去,擦伤了几个指节。王杰希听到动静就连忙走过去。只见喻文州已经把箱子放在楼梯边上,举起右手昂着头看向他,“手好痛啊王医生。”

王杰希对此感到很抱歉,也庆幸对方没有伤到脸。那人却笑说现在可成了真手残了呵呵。他不解地眨眨眼,对方解释说以前在训练班的时候因为老是弹不好吉他被同期的人说是手残。

王杰希闻言却皱着眉头说术业有专攻。又没有规定当偶像明星一定要会弹吉他,他心想。

喻文州知道他在替自己打抱不平就扬了扬涂上了红药水的右手,“那时年纪小,都是开开玩笑,我没放心上,杰希你也别放心上呵。”

虽然王杰希有点莫名为什么突然就变成可以称呼杰希的关系,但他也没多想什么,只是当他回敬对方说出“好吧,文州”之后,喻文州笑得不要太开心。

分别的时候,王杰希就跟他说,有空欢迎来吃个便饭就当做感谢和赔罪。

“好啊,杰希。”

“……你是叫上瘾了么?”


欢迎来吃个便饭是分别时候的随口客套话。

只是有人并不这么认为。


甚至有一天王杰希碰上旅馆老板夫妇的时候,老板娘还说他两人关系真好而且肯定是王医生很会做饭,要不然喻文州怎么一有空就往他哪儿跑,现在连晚饭时间都不放过。


王杰希想了下,是啊,那人怎么一有空就往他这儿跑呢。



黄少天和喻文州多年好兄弟,甚至是比一些亲兄弟还要感情好。在喻文州来这边住上没多久后、,他便开始吵着要过来看看他,每次喻文州都是叫他先好好工作。黄少天几乎没有受到他那件事的影响,反而是越来越红。喻文州是真心真意地替他高兴的,毕竟从少年时代开始他们的梦想就是踏上这个圈子的顶端。为了这个梦付出了多少,没有人能比他俩了解彼此。

他俩和经纪人有一个微信群。他知道黄少天故意在群里说要看看他是刺激经纪人,并同时提醒流放时间够长了是时候带他回来了。但姜还是老的辣,每次经纪人都有无懈可击的理由来推搪并且成功转移话题。

喻文州也不恼,他有关注后续的发展,也知道暂时还不到时候,急不来。况且,他深夜的时候偶尔会想是不是冥冥中让他来到这个偏僻小地方来认识王杰希。他刚认识王杰希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想,只是惊讶于像王杰希这样的青年才俊竟然甘心留在这里,而不是在大城市里发展。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望,这是人之常情。

那人刚开始冷冷清清的,说话的语调平平淡淡,有时候还会板着一张脸对着自己,后来相处下来他发现王杰希,用现在网络上流行的话来说就是,脑回路有点妙。这种难以预料的脑回路让喻文州觉得很有趣,每次的措手不及都让他很期待下一次意料之外。他在熟人面前也很端着,但据可靠线人夏女士的消息,某次难得一遇撒娇的王医生真是可爱得不得了,尽管本人矢口否认。


他也想见识一下不得了的可爱啊。


黄少天是一直都知道他喜欢同性的,也表示理解。“这个年代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不也是喜欢一个人而已,管他是男是女,要是喜欢,外星人也是喜欢的啊,”黄少天吞了吞口水,继续说,“只是你毕竟是公众人物,还是谨慎行事点好啊文州。不过我也不担心你,你从小就很慎言慎行。”

喻文州逗他,“你不怕我喜欢你吗?”

黄少天大翻白眼,“那你现在要来告白吗?”


所以在黄少天得知喻文州喜欢上一个冷冷清清但是又很可爱的王医生的时候,他闹得更厉害说要来看看喻文州。于是在他完成了一个电视剧的拍摄后,他用那三寸不烂之舌为自己赢来了五天的假期便单人匹马地跑来了。

“真是气死了,怎么说都只能给我三天的时间,一来一回都没了两天,只有三天怎么足够给你把把关啊!于是我就忍痛把之前拗回来的假期里用掉两天,那都是血与汗啊!”黄少天一见到他就不住地抱怨。

“做我们这一行,都这样的啊,”喻文州安抚着。

黄少天听到他这么说就倏地停住脚步,用力拍着好兄弟的肩膀,“文州,你还好吗?”

喻文州看着他这幅认真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好得随时可以回归战场呢。”

黄少天满意地再拍拍他的肩,就转换话题吵着要去见王医生。于是放下行李后,喻文州就带他去找王杰希,堂而皇之地说是介绍好朋友给他认识。


王杰希当然认识黄少天。

先不说原本喻文州就是跟黄少天一起组合出道。两人可以说是形影不离,不分彼此。

比如现在,

“啊,文州!你看这里的花像不像以前我们宿舍后门旁边的簕杜鹃?”

“嗯,挺像的,不过这个应该不是簕杜鹃吧。”

“哈哈哈我想起来以前我们一群人一起翻墙出去吃宵夜的时候,郑轩那家伙掉下来手磨碎了一把簕杜鹃,自己没发现还擦脸上,当时乌漆麻黑的,我们都以为他流血了哈哈哈哈。

喻文州想起旧事也开心地笑着,并顺手帮黄少天拿下掉落在头发的树叶。

再说,即使是现在两人单飞后各有发展,较少合体出现在大众眼中,在网上搜索其中一方,一定会出现另一方,因为在大部分粉丝心中他们依然是无法分开的一对。

比如现在,

“王医生。”看到黄少天后兴奋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夏姐突然开口。

“怎么?”

“借我个墨镜好吗,我觉得好晒。”说着还真的抬手挡住了眼睛。

王杰希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心中浮现一丝莫名的情绪。


最后喻文州问说今晚能不能叨扰一下一起吃个晚饭,王杰希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想了想自己毕竟也算是半个地头蛇,再加上黄少天一直唧唧歪歪要去要去的,就答应了。

主动提出的帮忙被房子主人拒绝,于是两位客人就坐在沙发上闲聊。

“喂,文州,这就是清清冷冷又可爱的王医生?”黄少天用胳膊肘戳了戳坐在旁边的喻文州,小声地议论着,好让在厨房里忙活的医生听不见,“清清冷冷这个点我懂,甚至你说他性冷淡我都信……哎哟你干嘛呢,捶这么用力!可爱吗?可爱吗?哪儿可爱了?那大小眼倒是很可怕……卧槽你又这么用力!”


在厨房的王杰希虽然听不清他们的对话但还是听到了两人动静。他开始又懊恼为什么要答应让这两个人一起来吃饭,根本就是错误的决定。黄少天的话痨设定原来是真的,幕前幕后几乎一个样,话多的自来熟,一整天下来,他几乎没有见过黄少天的嘴巴闭起来过。喻文州在他旁边也不阻止,就任由那人随心所欲。怪不得网上刷他俩的人那么多,毕竟能容得下黄少天这张嘴的人可没几个。他突然想到当年去十二门徒,恰巧天气不好,风吹不走漫天的苍蝇可怕得很,有个女游客还因此吞下了一只苍蝇。黄少天估计只有到了那儿才肯闭嘴了吧。

“杰希,真的不需要帮忙吗?”忽然身后传来喻文州的声音。

“不用,你陪朋友吧。”王杰希头也不回,继续翻炒着锅里的菜,却没想到喻文州竟然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吗?”于是他暂时停下手上的活儿,回头问道,只见那人倚在门口

“没有啊”,喻文州笑着说,“忽然有种想到就开心的感觉。”

“什么感觉?”

“唔……”

正当沉吟之际,黄少天从他身后探出头,抢白说,“快要饿死的感觉!”

“原来你饿死会开心啊?”王杰希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黄少天没想到这人居然会吐槽,觉得特好玩就继续跟他斗嘴。一旁的喻文州笑着不说话却走进厨房帮他打下手。


“嘿嘿,你还真挺会做菜啊!文州可喜欢吃这个清蒸鲈鱼了!”黄少天嘴巴里含着饭,听不太真切,“就是酱油咸了点,不过这个是个人口味也没什么!”

王杰希早就猜到喻文州喜欢吃这个,不以为然地点点头后说“你们那边都喜欢在酱油里加糖吧。”

“你怎么知道我们那边喜欢加糖?”

王杰希用下巴指了指坐他正对面的喻文州,补充了一句,“不过他好像不怎么喜欢。”

黄少天听到后立刻指着喻文州笑出了声,“啊哈哈哈哈!你这家伙哈哈哈哈哈!”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明所以的人来回看了看这两人,“你笑什么?”

“你猜,嘻嘻嘻。”

“呵呵。”

“……吃饭吧。”


旅店老板知道黄少天来便给他安排了在喻文州的隔壁房间,但黄少天却问说两人好久不见,看看能不能在喻文州房间再搭个床好让他俩聊聊天。这自然是没问题的,喻文州的房间原本就是最大的家庭房。当晚等两人从王杰希家回来洗漱好,躺在床上准备入睡的时候,时针刚踏过试点。只是当晚有些日子没见上面的二人聊了很多关于工作的事情。

翌日,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到诊所报道的喻文州并没有出现。王杰希不觉得稀奇,那人肯定是带着好朋友四处走走看看,这个地方最适合日常繁忙的都市人来轻松度假。王杰希猜的没错,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去认识了村口的老大爷和他的老黄(一条普通的土狗),带着他去了刚好今天开市的集市,也带着他去了平时和王杰希一起钓鱼的湖边。 

此刻两人坐在大树底下的石头,乘着凉看着波光粼粼的平静湖面。

“这里真舒服!”黄少天伸了个大懒腰,“淡季没有游客,也没有几个当地人认识我们,可以自由自在大摇大摆地走!哈哈哈哈哈!爽!”

“文州,再过些日子就好了,之前公司也松口风说差不多也是时候了。到时候我们再强强联手!最近那个闷葫芦小白脸的风头真猛啊。”“我记得你跟他关系挺好的,之前新闻还说你们不和。”

“那是宣传需要,你又不是不知道!两个男人不能传绯闻就闹不和呗。”黄少天撇撇嘴,“好了好了不说他。说回你!喻文州先生,请问你的恋情进展如何呢?”俨然一副娱乐记者的八卦口吻,“我看那大小眼,啊你放心你放心,我不会在他面前这么叫他的,起码现在不会哈哈哈!我看他好像目前没有打算要离开这里。”

昨晚上有聊到过由老黄引起的养猫养狗问题,犬派代表黄少天与猫派代表王杰希表态后,喻文州问后者有打算在这边要养猫吗。对方点点头。黄少天见缝插针问要是你以后回去的话猫怎么办。这回轮到喻文州点点头。谁知对方避重就轻地说况且现在宠物坐飞机也不是稀罕的事,能解决的。

“我只能帮到这啦,谁会想到会被他拐了个弯。要是他就长留在这儿了怎么办?你对他是认真的吧?”

“当然。”

“我就知道!其实我也不烦你,只是现在的你只是放假休整知道吗!大概很快就回去了啊,我知道你总是凡事都想得很周到,这个事,怎么搞?”

“你说得有道理,”黄少天看他难得地叹了口气,“但这件事不是我单方面就能解决的,要看看他。”


“话又说回来,喻文州同志,你这人也未免太没有原则了。你明明爱吃甜,还小的时候去你家,你妈妈一时忘了在酱油里加糖,你硬是一口清蒸鲈鱼不肯吃。现在是怎样了?有了媳妇不要娘了?”

“呵呵。”


六.

黄少天终于要走了,王杰希心想。那家伙缠他要去钓鱼,一时心软就带去了,谁知道连续两天都因为某个人话多嗓门大而把鱼儿都吓跑了。他抱怨的时候,一旁的喻文州还帮嘴说自己一直在啊^^。

好冷啊,鱼文州。

黄少天临走前一晚,就再一次嚷着要去王杰希家里蹭吃。刚开始王杰希板着一张“谁管你”的脸抵抗了黄少天大半天,不料后来连喻文州都开始嘀咕就只好弃械投降。

这两个家伙,果然是同一个鼻孔呼气的。


当三人分工合作炮制了一顿丰盛大餐放在餐桌上后,王杰希到房间里拿出了一瓶红酒。

“哎哟大眼儿,有意思有意思!”某次交谈黄少天知道了王杰希的朋友叫他大眼儿之后也跟着叫起来,几天相处下来他也有点懂黄少天脾气,也就随他了。黄少天拍手称好,“我就说差了点什么!原来是这个!来!今晚来个不醉无归!”

坦白说,一瓶红酒三个大男人喝真不算什么,哪儿来的不醉无归。谁知道喝完一瓶后王杰希忽然又从房间里拿出红酒,而且这次是三瓶。

黄少天说他藏着掖着,连喻文州都说想不到杰希藏了酒在房间里。

“之前有朋友来,什么都不带,就带了四瓶红酒和开瓶器,”王杰希啵地一声拉开木塞,“反正我也不爱喝,刚好你俩在,都喝了吧。”

喻文州捉住重点,“是那个朋友吗?”

王杰希歪着头想了下,才意识到他说那个叫他大眼儿的朋友,“嗯,就是那个。”说着就给黄少天秒空了的酒杯倒了酒,“黄少天,红酒是要品的,你这是干嘛呢。”

“上次你和他没有喝?”

“他不会喝,一喝就倒。”王杰希有点讶异为什么喻文州突然就捉住不放了,可是问完这个问题对方又不纠缠了。


黄少天在催促王杰希把剩下一瓶酒都打开之后就出去接了电话,回来说是经纪人说明天下午有临时安排的活动,要他改坐明天最早的航班,这需要他凌晨就从这儿出发。

“我去,我都还没有收拾东西!”黄少天懊恼地抓了抓头发,此时已经十点多了,“那我先回去收拾了啊,大眼儿, 文州就交给你!”

“等等,你很多东西收拾吗?”王杰希问。男人出门度假几天,又不是应酬工作,行李理应不会多。

“你懂什么啊,”说着黄少天便起了身,一脸正经地说,“我需要收拾的是心情!”

闻言王杰希立马决定不拦他,摆摆手说求他那就快点走吧,还叫喻文州也回去吧,东西他收拾就好。

不等喻文州开口,黄少天的声音又来了,“这酒都打开了不能浪费啊,你不是不爱喝嘛大眼儿,让文州替你分担一下呗!”

“是啊杰希,浪费可不好。”喻文州一副老神在在的神情,脸上挂住一个让王杰希如芒在背的笑容,“反正我不会一喝就倒,你放心吧。”


黄少天这一离开,让场面仿佛一下子冷清了许多,但剩下的这两个人依然觉得坦然自在,尤其喻文州。他自顾自地倒起了酒,说着一些漫无边际却能让王杰希很感兴趣的话题。不知不觉,剩下的两瓶酒就喝完了。王杰希没有立刻送客,他们刚聊到当年喻文州拿下了最佳男配角的事儿。

“我觉得你演得很好,真的,不是客套话。”酒后的王医生脸上红红的。

“是吗,谢谢。”喻文州拉了拉椅子让两人距离缩进了点,“没想到你有看过呢。”

“我是原著粉,慕名而去的。改编的挺有趣,没想到整个故事都被搬到香港去了。(*1)”其实他原本没有抱有多大期望,但是从电影院出来后他就上网搜索,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喻文州。

“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喝过酒后,喻文州声音变得有点儿沙哑。


“你是一定要回去的吧。”王杰希忽然开口,想起不小心瞄到黄少天走前偷偷地给喻文州比的拇指。

“是啊,”喻文州转过头直视他的双眼,“要回去的。”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时之间对视着两人竟也都说不出口,然而两人的距离近得可以闻得到彼此的呼吸间的酒气,有些情感恐怕是要按耐不住了。

喻文州闭着眼吻过来的时候,王杰希双眼睁得大大的,有点儿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是就那一会儿,他便闭上眼睛做出了回应。这把喻文州弄得又惊又喜的。

喻文州右手扶着王杰希的颈脖,手指磨蹭王杰希的耳后,之前关节上的伤只留下浅浅的痕迹。王杰希的手原本是扯着喻文州的上衣衣摆,后来被喻文州的左手抓过去,十指紧扣。

当情欲的气息渐渐加深,浅尝的吻也渐渐变了味儿,两人的呼吸越来越重之际,王杰希轻轻推了一把喻文州,低声说道,“够了。”


两天后,喻文州在早餐时候接了个电话,经纪人说替他接了个广告,可以正式回去工作了大概一个礼拜后就来接他。然后他就静静地一个人坐在房间的阳台上看着湖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喻先生坐在那好久了午饭也不吃,心事重重的样子,”旅店老板娘来到诊所找王杰希,“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他在这边跟王医生走得最近了,王医生要不去看看他?”

“我就说怪不得他都好几天没过来这边了,之前可是每天准时报到呢,”夏姐也搭腔,回头看向王杰希的时候,对方一脸平静地跟老板娘说等晚一点会去瞧瞧什么情况。


晚饭过后,王杰希出门前给喻文州发了短信,问他想不想出来走走。得到对方的应允后,他就走到旅店的小巷巷口,看到那人刚好从旅店走出来。

“吃了吗?”王杰希递过去一件长袖衬衣。

“吃了,”喻文州接过手,依然是温柔地笑着, “拗不过老板娘。”

“那就好。”

“要带我去哪儿吗?还特地吩咐要穿这样,”喻文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长裤,穿上衬衣。来的是夏天,他有以防万一带上了外套,但似乎现在还用不上,王杰希就说给他带一件长袖衬衣。

“跟着来吧。”也是一身长袖长裤的王杰希转过身背着手往前走,“不会坑你的。”


那晚喻文州离开后,两人没有再出现过在彼此的视线中,就连联系都没有。喻文州无比庆幸当晚的一时冲动,庆幸这个举动得到了对方的回应。之所以不主动联系是觉得对方需要一些空间来单独思量一下,王杰希这晚主动来找他就是最好的证明了他的以退为进是正确的。


王杰希拿着手电筒带着他走到了一个小山坡上,这是他没有踏足过的地方。四周都静悄悄的,放眼过去还有些长得有人一半高的草丛,不时能听到小动物的声响,但他不怕,王杰希说不会坑他就不会。况且那人似乎对这里很熟悉,还能提醒他某处有倒下的树干要小心脚下。就这么走了一路,他们来到一块算是平坦的草地。

王杰希先坐下来,然后拍拍旁边,示意他也坐下,他也就这么做了。两个人就这么坐着,也没人吭声。

先打破沉默的是王杰希。

“我有时候晚上一个人在家坐着没事,就回来这里想想事情。”

“哦,所以现在也是需要想事情吗?”

王杰希没有回答,反问他一句,“要回去了?”

“是啊。”喻文州转过头看着王杰希的侧脸,那人正微微抬头看着远方的天。

“什么时候走?”

“下礼拜二,出门前来电话说拍摄时间已经定下来了。”

“嗯,挺好的。”

“王医生会舍不得我吗?”自从开始称呼“杰希”之后,喻文州只有在调侃的时候才会用回这个称呼。然后此刻,王杰希倒不觉得这人是在调侃,而是故意地重拾这个称呼的距离感来提醒他一些事,于是他也不躲。

“不叫杰希了吗?”

“我可以继续叫你杰希吗?”

王杰希调整了一下坐姿,板着脸面对一直盯着自己的人,语带不满地说,“文州,你现在还来这一套有意思吗?”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了声,伸手握紧心心念念了好久的人的手,看着对方的面部表情变得柔和起来了。

“杰希,你真可爱。”


喻文州有点看不清他忽然低下头的表情,就听到他开口说。



王杰希小时候便知道自己会成为医生,但又从来没有想过自己长大后会在一个偏远的小镇里工作生活。他出生于医生世家,祖父和父亲都是医生。通常这样的家庭要么就抗拒儿女踏上同样的路,任谁都知道当医生的苦,;要么就十分期盼儿女也能踏上同样的道路,成为一个出色的医生。他的情况属于后者。为此,作为长子的他从小就是不用长辈老师担心的好孩子好学生,甚至是邻近差不多年纪小孩的噩梦——“你看人家王杰希多乖多聪明”。就这样,他不负众望地成为了当届医学院风头最猛的毕业生,顺理成章进入父母所在的医院工作。他以为自己会像父亲一样,兢兢业业,娶妻生子,再培养下一位王医生。


祖父被检查出患有肺癌末期的那天,在他印象中坚强隐忍的母亲忍不住在他怀里哭出了声,而父亲则是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


“那种感受太可怕了,”他揉了揉眉心,“满屋子的医生,医理病理我懂,父亲也懂,甚至祖父本人都懂,但谁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任由亲人被死神毫不留情地带走。”


癌细胞扩散的速度出乎意料地快,不到三个月,最后的最后,祖父握着这个他最宠爱最引以为傲的长孙的手便离开了。

王杰希以为自己早就在医院里见惯了生离死别,以为自己能坦然面对每一句再见,以为自己……

只是生活似乎偏爱祸不单行。

那天晚上是他值班,父亲出差在外,他突然收到通知说有一宗严重交通事故的伤者要被送到他们的医院。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怎样,他已经心绪不宁了一天,听到通知时他只当这是忙碌一晚的预兆。没想到,当他处理好自己负责的伤者吩咐护士带去ICU后打开布帘,竟然看到母亲红着眼眶站在外面。

原来,弟弟也是同一批伤者,只是较晚送来,正在隔壁的急诊室。

他猛地拉开另一块布帘,刚好听见负责医生在说,

“不行了。”


不是他不相信同僚的能力,也不是他盲目自信,但他还是忍不住幻想,如果是他负责,或者他能尽快结束自己当时手头上的治疗,甚至他开始幻想要是他能看穿那晚的心绪不宁,也许他的弟弟就不会离开,就不会让一家人在半年内失去第二个至亲。


那天之后他开始反复地梦见过去祖父,他捉着他的手教他写字教育他要成为一个尽心尽力的好医生,他也梦见小时候和弟弟一起玩耍一起逗家中小妹。这样子的梦太频繁了。后来,他甚至梦见弟弟问他为什么不救他。


是啊,他为什么不救他呢。


他发现自己的情况开始失控的时候,恰巧父母跟他说要离开国内一段日子,到美国散散心,也当作陪陪在那边留学的妹妹。他点点头。这当然不是父母偏心,只是身为长子的他习惯了报喜不报忧,父母看不出他的梦魇,他也不愿意说出来。


就这样,向来热热闹闹的王家大宅,只剩下他一个人。

再后来,因为他大学学长兼心理医生的关系以及各种巧合之下,他便来到了这个小镇。


然后平静的生活因为喻文州的出现而添了一丝色彩。平时他总是一个人,难免给人一种独来独往的距离感。这或许是因为别人总是难以跟上他的节奏吧。但那个人把所谓的距离感和节奏都视而不见,突然就这么温柔地笑着出现他的生活里。那天晚上喻文州离开后,他就一个人来到这里,想了好久,还会想,如果喻文州留下来也是挺好的。

但是他知道不可能,黄少天的到来更是让他重新意识到不可能。

他属于那个能让他发光发亮,闪烁得像银河里的星星一样的大舞台。

那个喻文州,是他不熟悉却也必定会着迷的。



喻文州在他说完后给了他一个结实而温暖的拥抱,对方也吻上他的唇。最后两人额头抵着额头看着对方深邃的眼神,突然王杰希让喻文州抬起头看看。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在没有霓虹灯没有高楼大厦的阻扰之下,喻文州看到一片美得让人失去言语的星空。他都忘记了有多久没有好好欣赏过星空了。那数之不尽的宇宙瑰宝在黑夜里毫不吝啬地散发着光芒,这让喻文州想起了他俩总是去钓鱼的午后粼粼湖面。无论是这一片星光,抑或是那一片湖面,都是王杰希带给他的,闪耀着跟王杰希一样的光芒,叫他移不开目光,留连忘返。



“现在还会做噩梦吗?”

“不会了,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他捉他的手,说,“要不我给你唱首歌。”(*2)






————————————

*1:参考了日本富士电视台的《东方快车谋杀案》。

*2:设定是林奕匡的《有人共鸣》,写完之后才知道原来这首歌有个剧场版mv,开头部分就是男女主去看流星,觉得未免有点太巧合就没有写清楚。只是文中那段看星星的确是有参考《化物语》里战场原带阿良良木君去看星星的片段。


评论
热度(12)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