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

这不是一个关于老司机的故事(严肃


“来吧来吧,大家来跟坐在前后左右的人打个招呼吧!”年轻的巴士司机一边转着方向盘一边试着鼓动起巴士里的所有乘客,“正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啊,谁知道这里的人修了多少个百年才能同巴士呢你们说是不是,来来来,轻松一点,来说说话呗,尤其是和坐在你身边的人,能坐在身边是多难得的事啊。”

巴士上的人都被逗笑了,毕竟这么有意思的巴士司机也太少见了。在一个如此愉悦的氛围下,几乎所有乘客都听话地跟身旁的人聊起了天,说说今天的天气,说说刚刚的晚饭,说说邻居家新出生的宝贝,说说这个巴士司机真可爱。


几乎以外的乘客——坐在后门旁边的周泽楷表示很迷茫。


第一,也不是谁都可以随意地跟人搭话,但是内向得不喜欢开口说话的人也是有的,比如他。

第二,这样的司机是很少见,但是一周五天不定时时间下班依然会有三天碰上同一个司机的人也是有的,比如他。

第三,就算不主动搭话,但是难逃被搭话的人也是有的,比如他。


“你……你好,”坐在身边估摸着刚从补习班下课的女高中生脸红红地主动搭话。


司机先生你看,今天晚上第三个了。

周泽楷低头盯着自己的手表,还有二十分钟的车程。


“……你好。”

“你在哪个站下车呀?”小姑娘心想,如果同一个站就可以顺便问问住哪儿了yes!

“唔……”

“诶?哪个?”

“xx站。”

“终点站啊……好吧……”


“大家晚上好~”此时刚靠完站重新出发的司机先生又提高音量说着,“大家今天都好吗好吗好吗?其实都没关系啊,毕竟今天星期五也即将过去了对吧!明天星期六又是一个舒服自在的好日子!如果跟你旁边的人找不到话题,不如聊聊明天的计划?”


司机先生,辛苦你了,还要提供话题。

周泽楷抬手按了按自己因为刚刚一直低着头而有点累的脖子。


尽管身边的小姑娘还没从跟他不同站并且提前好几个站下次的shock中走出来,坐在他斜前方的中年大妈扭过头来没有放过他。


“小伙子,明天周六有什么事情要做吗?”大妈和蔼又亲切的语气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拒绝回答……啊。

“嗯……加班。”

呃,没有预想过这个答案的大妈一下子噎住了,这让原本打算把这个穿着西装一表人材英俊迷人的小伙子的电话号码要到手然后拐去跟隔壁家老王的闺女相个亲的大计怎么进行下去。


又上来了一批人,司机先生继续热情地鼓动着乘客互相聊天互相结识一下。

这时刚上车的一对年轻情侣里的女孩子突然停在驾驶位旁边并开口。


“啊,又是你啊黄司机!”女孩子显得十分激动,摇着男朋友的手臂说,“是他是他!那天晚上的就是他!”

“什么什么?哪个晚上?你认识我?”司机先生似乎被带动了情绪,或者是说他的情绪一直都很高昂。

“啊,就是你啊司机先生!”这回连男孩子也跟着激动起来,“看来我要跟你说声谢谢啊。”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要谢我?你们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真的好吗???”司机先生虽然分着心来说话,车还是开得十分平稳。


我也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啊司机先生。

周泽楷歪歪脖子向车头的方向张望着。


实际上,这个时候整辆巴士上的乘客的注意力都是吸引住了,头上都顶着[我已经坐好了你可以说八卦了.jpg]的文字表情。


“黄司机嘛你是!”女孩子伸手指着司机先生印有名字和照片的名牌。

“是啊是啊,我是姓黄,也是个司机,然后咧?”开朗的司机先生催促着,“快告诉我哪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啊?”

女孩子语带娇羞地往男朋友身上靠了靠,说,“要不是那天晚上你的鼓励,我也不会主动跟坐在我旁边的他搭话聊天,下车前还留了电话号码,最后……”抬头看了看一脸宠溺的男朋友,“最后他还成了我男朋友。”

“ Wow!恭喜恭喜啊!原来我那么厉害啊!我要不要转行去月老庙打个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司机先生听上去十分开心,周泽楷想象着他得瑟地露出虎牙。


司机先生会对每一批上车的乘客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同时也会让虎牙出来晃晃。


“当晚下车前我凑巧又瞄到你的样子和名牌所以记住了!谢谢你啊黄——等我看看啊——黄少天司机先生!”

周泽楷发现这是自己第一次知道司机先生的全名。

“不客气不客气,不过不要喊全名,我会有种要被我妈训话的错觉!那太可怕了!”黄少天司机先生的语气十分生动趣致,周泽楷猜他也许还打了个冷颤,车上的乘客又一次被他逗笑了。

同样开朗活泼的女孩子更是笑得差点倒在男友怀里。

于是周泽楷又听到黄少天司机说,“喂喂,虽然你们算是我一手撮合的,但是这狗粮我可不吃啊啊啊啊!”


司机先生,狗粮,唔。

周泽楷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一共四十分钟的车程,今晚上打破了记录,在黄少天司机先生的指使(?)下,总共有七个人来跟周泽楷搭话。


周泽楷虽然不喜欢搭话,也不喜欢被人搭话,但是他还是很感激司机先生安全顺利地把他送回了家。于是下车前他习惯地跟因为开到终点站可以休息的司机先生点了点头以示感谢,却发现司机先生并不如刚才一样热情,只是随便地撇了他一眼。


怎么感觉司机先生有点不高兴?

周泽楷摇摇头心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翌日,周泽楷完成了公司的加班后,坐地铁拐了远路去某家享负盛名的蛋糕店给妈妈买了爱吃的芝士蛋糕,来哄回因他上周抵死不从相亲而生气的母亲。

周泽楷提着芝士蛋糕,站在地铁口想了想,家附近的地铁口离得有点远,还是坐巴士吧,巴士站就在小区门口。

当他踏上第一次坐的305线时,他并没有发现不妥,只是乘客有点少。他坐下来之后,看着冷冷清清的车厢突然有点想念昨晚热闹非凡的车厢和……司机先生?


诶,想念司机先生?

周泽楷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有点吓到,正当他整理思绪的时候,在他低头整理蛋糕盒子之际坐到他后排的人开口打断了他。


“你好,”有点晦气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语气。

他扭过来,发现——

“黄……黄少天司机先生?”英俊的脸上是掩藏不住的惊讶。

“干嘛一脸见鬼的表情啊你,”黄少天司机先生撇撇嘴,起身把屁股挪到了他旁边的座位,嫌不够位置还用腿不耐烦地撞了撞他要他坐进去一点。

“不……不是这样的,”周泽楷眼睛不敢看他,只是他心里的小人在说,黄少天司机先生你看看讶字旁边还有个(喜)啊。


没想到对方也不接话,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


“你记得我?”从不主动开口搭话的乘客周先生决定来一次挑战自我。

“哦——原来你还会主动说话的啊,”明明是司机现在却是乘客的黄先生挑着眉看他。

周先生这次十分肯定黄先生的不高兴。

“惹……你不高兴?”周先生小心翼翼地开口。


我是不是有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我道歉。(偷看)

这句话在藏有心结的黄先生的耳中却变成:

怎样?不主动说话招你惹你了?不爽吗?(抖脚)


哇,黄先生要炸毛了。

“喂你什么意思啊,是你不高兴吧,我留意你好久了啊,为什么留意你?因为你的脸很难不留意啊!而且每次坐我的车,就你一个装酷,闷声都不吭一下,从不主动跟人说话,长得帅比较威是不是!你要是这么不高兴我,那么不高兴我的乘客,那你就不要坐我的车啊!”

闻言,周先生实在不知道该回答“没有装酷”/“我只是不擅长跟陌生人搭话”/“拒载犯法的”。

然而他选择了回答,“下一班,三十分钟。”


哇,黄先生要喷火了。

可是在他喷出第一口火之前,周先生补充道,


“主动了。”

“这次。”

“跟你。”






(完)



虽然严格地说最后还是黄少主动搭话的,但是那只是因为小周没看到他啊!

好吧似乎是有点牵强=L=


其实刚刚回家路上真的遇到了一个鼓励我们互相搭话的巴士司机,在车上没忍住开脑洞w一到家就爆手速w


评论(5)
热度(57)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