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红. 一

主周黄,夹带喻王

争取五更内结束




一 

  

位于天子脚下的皇城是一如往常的车水马龙熙熙囔囔,只是今天的黄府门前却比往常多了几分热闹。

 

“那不是兴欣楼的老板娘嘛,怎么大白天就带着一帮人来这了。”

“我看啊铁定又是黄家那败家子儿闯了祸吧。”

“这在风月之地闯的祸吗,嘿嘿嘿。”

 

颇以泼辣美艳出名的兴欣老板娘从容地站在黄府门口,毫不客气地高声开口道,

 

“黄少爷昨晚在我兴欣不是生龙活虎地像大圣爷闹天宫似的闹了一番吗,怎么,今天就不认人了?昨晚可是把我兴欣的客人全吓跑,内内外外打翻敲破的东西可不少,不认人没关系,这可要认账呀!”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忍不住指指点点起来。

 

站在黄府门口跟她对峙着的老管家气急败坏地又着人去喊了一遍少爷。老爷夫人才前脚出门去恭贺旧友的女儿出阁之喜,没想到少爷后脚就闹了这么一出,这可要他怎么跟老爷夫人交代啊。

 

“陈老板请稍等片刻,少爷这就来了,”老管家只好低声下气安抚了陈果,没想到此时下人都匆忙跑来在他耳边嘀咕着,竟是把他气得一下子喘不过气来,“少爷不在?还……还……”

 

见状,陈果忍不住掩嘴笑道,“你家少爷不在没事,你家账房先生在就好了,这是昨晚兴欣受损的清单,请过目。”说着递着身边一高大男子,让他拿去老管家。

 

 

此际突然听到有人高喊,“不好了不好了,黄家少爷又出事了!”

 

 

皇城的黄家祖上三代的产出大米都被选皇粮贡米,先帝还御赐了“天下第一粮”的牌匾,当朝皇帝并把自己位属公主的妹妹下嫁给时任当家,可谓是门楣光耀,风头一时无两。可惜黄老爷膝下独子黄少天从小就是个混世魔王。虽为商人之子,却因母亲的关系,自幼便在宫中出入,穿的是天下最好的绸缎,吃的是天下最好的佳肴,拜的是天下最好的先生,就连玩伴都是皇城内的皇子公主以及贵族重臣的儿女。

 

其中跟他最为交好的是大皇子叶修、丞相之子喻文州以及护国将军之子王杰希。

 

叶修,是当朝皇后所生的双胞胎长子,自幼天资聪颖,只是少年得志之际桀骜不驯,非要到民间走了一趟,数年后回到朝野,竟是全无朝政之心,甚至还跟江湖好友在青楼之地开起了兴欣楼。好在,他的弟弟现任太子叶秋也是同样出色不凡,江山得以后继有人,皇帝皇后最后才由得他恣意而为。民间传说,兄弟俩碰上面了,太子必定会喊上一声“混账哥哥”。因年长几岁,叶修跟黄少天关系亦师亦友。

 

喻文州,相貌堂堂,温文尔雅,一表人材,闻说在他加冠之后,他的名字是每年的七夕灯会上少女们挂的许愿纸条上最常见的。初进官场便不靠父辈之光,深受皇帝的重用,可谓是后生可畏,青出于蓝胜于蓝。他是跟黄少天关系最好的,经常替黄少天闯的祸出谋划策瞒天过海。

 

王杰希,算起来他实则只和这三人共度过仅仅数年的读书时光,因为身为长子的他在束发不久后便跟随父亲策马边疆,即使在太平的今日也偶有回朝。少年时期的他在时而交好时而交恶的四人里被称为四杰之首(黄少天极其败坏解释只因唯有他名中带‘杰’)。难得与黄少天碰上面,也免不了放下将军的架子跟黄少天进行幼稚的拌嘴。

 

至于黄少天,外界虽说他是混世魔王,实际上他当年不过是爱闹爱玩的富贵人家的熊孩子,魔王之名更多是说他虽不为皇子却胜似皇子。论身份,他是皇帝妹妹与天下首富的独子;论资质,他聪明伶俐绝不输任何一位皇子;论相貌,他曲眉丰颊,日角珠庭;更令人称道的是他骨骼精奇,被认为练武奇才,尤其是剑术上。在他束发那年,黄老爷甚至着人给他觅来一把世间绝无仅有失落已久的好剑冰雨。当年他还跟王杰希举杯,以冰雨滴血相约道是,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只可惜,在他闻说叶修跑到民间去后不甘被好友抛下,拿着冰雨带着盘缠出门寻友。万万没想到,他走后一年音信全无,连叶修也回信给喻文州说没有碰过他。后来才知,他因为马匹失控不幸掉落山崖,并被落下的滚石压到右手。尽管性命是救回来了,手却是再也拿不起重物,更别说冰雨。后来他在叶修相识的友人的医庐里休养了整整三年。回到皇城时,竟变成了真的混世魔王,日日游手好闲,好逸恶劳。世人替他惋惜,说道是如此命运让一个胸怀大志前路一片光明的少年性情大变,成了众人口中唾弃的败家子儿。

 

 

也正好在那三年间,南方遭受了百年难得一遇的水灾。天灾面前,无人能敌,朝廷只好拨款好好安顿灾民重建家园。但是,无论在多么太平的盛世,贪官污吏,奸商勾结,拨出的款项竟有四分之三都被中饱私囊,灾民生活一日不如一日,民不聊生,甚是忧心。

不久,灾区的贪官奸商府上都收到一封来自名为夜雨声烦的江湖人士的信函,上面除了大名均只写着四个字,替天行道。过后的半个月内,收到信函的府上都被同一个人洗劫一番,把这些从可怜的百姓身上搜刮而来的民脂民膏全数还之于民。

这位大英雄的事迹一下子传遍天下,后来他并不局限于天灾爆发才出现,就连一些平日里作威作福草菅人命的黑道之人也是他的目标。百姓奉他是举世英雄,恶人则视他为催命厉鬼。

 

民间对他的传言数之不尽,有人说他是心善面丑才会每次行事都带上面罩,有人说他是前朝后裔看不惯当朝肮脏之事,有人甚至说他正是游走民间的大皇子叶修,直到本人澄清过后才作罢。

 

唯一众人皆知的是,夜雨声烦使剑。

 

 

 

垂柳湖上的一艘客舫上歌舞声扬,妙龄少女们跟着琴声音律舞动着凹凸有致曼妙身躯,甚是好看。

 

“少天,老板娘可是说了今天要到你府上跟你算账的,你跑这儿来不怕她烧了你整个房子,”叶修说完往嘴巴上丢进一颗刚从吐鲁番快马送到的葡萄。

 

“你这家伙哪来的脸跟我提这个?”黄少天要是有胡子的话,恐怕都气得要吹起来,却又不得不压下声线,“有必要玩这么大吗?那兴欣背后不是用你的钱撑着的吗?”他回想了一下昨晚兴欣的惨况,连走廊上不知道叶修从哪搞来的价值连城的前朝花瓶都被摔了个稀巴烂。

 

“是我撑着呢,”又吃了一颗葡萄,“所以老板娘今天是去你家讨债的。对了这葡萄够甜的啊,你这纨绔子弟当得不错啊。”

 

“什么?你是人吗?这种事你都干得出?”黄少天看着眼前这家伙泰然自若的脸真想一拳走过去,然而他忍住了,反而是抬手做了个手势让室内的人都离开。

 

“干嘛啊你?我还没看够呢,”叶修懒洋洋地投诉。

 

“回去看你的苏沐橙!”苏沐橙是兴欣楼艳名在外享誉皇城的花魁,貌美如花能歌善舞,“叶修你大爷的,你家就是开国库的好吗!居然还到我家算账来了?为了上次几乎烧了别人果园的事我爹差点打断我的腿,你这次还给我来了个在青楼闹得鸡飞狗走不行,还得家里还债的罪名?”

 

抹了抹被喷了一脸的口沫星子,叶修依然一副无事人的样子,“我这不是为了你嘛少天。”

 

这句话听上去一点道理都没有,但黄少天硬是噎声不语,这对以多言善辩的他来说是多么难得的事。

 

“好吧,这次就暂且放你一马!”黄少天扬了扬拳头,“你给我等着。”

 

“呵呵,”叶修这回终于转过头来正眼瞧他,“南方的水灾可等不得。”

 

“这我知道,”黄少天也忍不住正色,“文州也跟我说,朝廷拨的款一批又一批,情况却没有一丝好转,连吃人的事儿也传出来了。”

 

“是啊,哪怕是现在皇城内歌舞升平,贪官污吏依然是一个不少,可怜南方受灾的百姓,早些年的水灾受的苦还没忘就来新的了。”

 

“那群废物!”黄少天愤然地拍了一下桌面,“真是人人得以诛之!”

 

“所以啊,为了让你顺理成章地离开皇城,我也是为你好。”说完,叶修抬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肩,“不过感觉这样还不够。”

 

“喂喂,你还想怎样!”黄少天看见叶修眼中闪过狡黠的光,有种不祥预感。

 

 

片刻过后,忽闻几声尖叫,

“天啊!”

“大皇子和黄少爷打起来了!”

“啊!两人都掉湖里了!”

 

 

 

当晚,黄府

 

“凡事适可而止啊少天,”喻文州看着因白天掉进湖中现在躺在床上装死的黄少天没好气地开口。

“冤枉啊喻大人!”黄少天必须得喊冤,“都怪叶修那家伙!说如果事儿闹得不够大,不足以让我有借口逃离皇城一段日子,就没办法缓解南方之事。”

“那也没必要摔了兴欣那前朝古董花瓶吧,”他可喜欢那个青花瓷花瓶,本想看看有什么契机想叶修讨来。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喻文州!关心花瓶,不如关心我爹回头跟我算账会不会打死我吧!”

喻文州笑了,“你九代单传,你爹除非要找借口纳妾,不然他可不会。”娶了公主为妻,想要纳妾可不是易事。

 

 

喻文州拉过椅子坐在床边。

“言归正传,什么时候出发?” 

“三日后,叶修说会替我准备好一切。”

“我近日都要接待外使,恐怕没能送你,你万事小心,谨慎行事。”

“好好好,都这么些年了你就放心吧,况且冰雨在手天下我有啊。”

“说起冰雨,这次你打算把它藏到哪儿带出门?古琴借口这回还使?”

“这可是绝赞的借口啊,你想想,少年失志性情大变的纨绔子弟闯出祸后就算离家出走也要带着最爱的古琴,这十足的纨绔啊!既然要演戏,就演到底吧!这样世人又岂会知道我便是那夜雨声烦呢。”

黄少天折腾一天也累了,没说几句便开始赶人,“好了好了你回去吧,明天还要早朝不是?”

“好吧,”喻文州起身离开,走在房门口回过头来说,“对了,你最好能在百日内回来,杰希要回来了,他信上说期待你欠他的一坛江南周府百年女儿红。”说完便离开。

 

两年前王杰希难得回来之时到黄府上做客。闲着无聊的两人打了个小赌,赌黄少天家里怀孕的花猫会产的是公多还是母多。黄少天说赌注太小可不行,王杰希便说是一坛江南周府的花雕。这江南周府卖的不是酒,是心情,任何的酒即使是皇亲贵胄都难得一尝。黄少天觉得王杰希输定了,因为他家的猫他最懂,便夸下海口说若生的不是公多,普通的花雕不要,就请王杰希喝上周府那坛百年女儿红吧!王杰希当时眼皮也不抬一下即刻说好。结果却是母多,王杰希胜。他便说等着下次回来黄少天双手奉上周府的百年女儿红。后来黄少天碎碎念了一年王杰希的大小眼连猫的肚皮都能看穿。

 

 

 

 

“啊————我完全忘了这件破事!”

 

 

 

 


Tbc

 

是的,小周下一回才能上线(。

深夜码字可能会错字什么的,醒来再修

评论(4)
热度(32)
© cherryblo / Powered by LOFTER